儿童游乐城(福州一知名儿童游乐场多家门店关停!商家失联…)

儿童游乐城

“开始时大门紧锁,拨打电话,一个空号,一个不接,后来打过去竟然换成别的商家了。”谈起近期维权“拉锯战”,福州听友林女士坐不住了,她说,会员卡余额500多元,无处消费,无人退款,“不知道怎么办?”

游乐场“人去楼空“,会员无处退款

福建广播FM全媒体《维权超给力》栏目组近日接到林女士报料,2019年,她在福州市仓山区一大型商圈的咕叽咕叽儿童游乐中心充值500元,购得一张面值1000元的会员卡。经过多次消费后,目前,卡面显示余额500多元。但是,2020年疫情发生以来,该游乐场关门停业。

   
2020年3月,咕叽咕叽所在的该大型商圈物业公司贴出公告:
“我商圈与咕叽咕叽品牌现福州代理授权经营公司‘福州哎航诺游乐有限公司’租赁合同将于2020年5月31日终止,不再续约,请持有会员卡的顾客于5月31日前消费使用,若5月31日后仍有余额,请联系咕叽咕叽负责人办理退卡业务。”
看到告示后,林女士按照里面的联系电话拨打,接通之后,咕叽咕叽负责人徐先生表示,林女士的卡里余额560元,只能退60元,“因为当时林女士充值金额为500元,而且,办卡时,咕叽咕叽赠送给林女士的一个玩具,也必须归还,或者玩具折现,从余额里扣。”
“不合理,不同意。”听了徐先生给出的处理办法,林女士当场在电话里拒绝了徐先生,
“如果商家在办卡时就说明,充值500就只能当500使用,那我肯定不买卡。在咕叽咕叽消费1个项目,价格在10多元到数十元,也就玩数分钟,不便宜啊。商家单方面违约,作为消费者,也不要求违约金之类的,只要一半,退230元就行。”
不过,当林女士再拨打徐先生的两个手机号,其中一个提示“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另一个“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据林女士介绍,单个消费者手持卡内余额大多为数百元,虽然金额不多,但是会员估计不少,累积起来也是一笔大数目,“咕叽咕叽游乐场附近小区分布密集,居民众多,以前去消费,经常人声鼎沸。”
商家不接电话,记者实地探访

接到线索后,《维权超给力》栏目记者于7日和8日两个工作日,在工作时间先后5次拨打咕叽咕叽负责人徐先生两个手机号,其中一个两次语音提示“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另一个拨通后,被挂断1次,语音提示两次:“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8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仓山这一大型综合体的原咕叽咕叽游乐场店面,已经找不到咕叽咕叽的招牌,发现该店址外圈被一整片装修围挡包围着,围挡上标注某一知名运动品牌Logo,大门紧闭,里面传来切割机作业和工人交谈的声音,疑似正在装修。

店面门口广场上,摆放着旋转飞机、电动车、小火车等娱乐玩具,一座售票厅赫然矗立其中,走近这座名为“乐斗小站“的售票亭,记者发现里面坐着一位工作人员。
敲开玻璃窗,记者咨询:“你们是咕叽咕叽的吗?”售票亭里一位男性售票员答:“不是,咕叽咕叽已经撤走了。”
据这位工作人员介绍,咕叽咕叽关门停业后,门店转租给一全球知名连锁运动服装品牌做门店。而店面外围广场被“乐斗小站”租用,作为室外游乐场。
“根据我们跟咕叽咕叽签署的协议,持有在原仓山咕叽咕叽办的会员卡,可以在他们的室外游乐场消费,收费按1:1等额使用。”

律师观点:商家应按卡余额全额退还,无权要求消费者返还礼品

“商家应该立即全额退款。”福建新世通律师事务所周林律师表示,商家在合同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关闭门店转让他人经营,属于商家单方违约,在消费者充值卡尚有余额未消费的情况下,商家应当予以退还。
周林认为,消费者林女士办理充值500元而获得面值1000元的会员卡即与商家建立了服务合同关系,消费者持卡余额560元由实际充值金额和商家赠送金额构成,其中已消费金额可视为从赠送金额中优先抵扣,故其消费的440元应当认定为商家赠送的金额,现持卡余额尚有560元,而商家只愿意退60元无法律依据。同时,商家自愿赠送消费者玩具,且已完成交付,赠与行为完成,不存在法定的可撤销事由,故无权要求返还。
FM全媒体记者登陆福州市12345便民(惠企)服务平台检索发现,2020年1月以来,该平台可见约40条关于咕叽咕叽的投诉,遍及福州多个城区门店。据消费者投诉内容显示,咕叽咕叽在福州仓山、晋安、台江的门店,目前都已经关门停业。
【查看此前报道】:福州又一大型儿童乐园关门!家长上个月刚充的钱…….

记者:叶军民
责编:超艺本文为福建广播FM全媒体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点击图片立即爆料

儿童游乐城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