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力资本理论(人力资本理论对社会的发展价值)

人力资本理论
人力资本理论自1960年被西奥多·舒尔茨(TheodoreW.Schultz)提出以来,已经过去61周年。“人力资本”期初作为一个经济学研究概念,被用来解释国家经济发展中促进经济增长的原因,在之后60多年的发展研究中,该理论不断被其他领域引进借用,并在实践中找到新的理论的基础,现如今“人资资本”已经不单单是经济学所独有,教育,医疗,健康,政府工作等领域,都将“人力资本”作为领域内决策和发展的指导思想之一。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班得瑞]春天的第一朵玫瑰 –>

“人力资本”理论是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大背景下提出,资本的目的是“逐利”,所以在“逐利”的大背景中,从西奥多·舒尔茨和加里·贝克尔(Gary.S.Becker)提出第一代人力资本理论发展到罗伯特·卢卡斯(RobertE.Lucas)、保罗·罗默(PaulM.Romer)第二代人力资本理论,以及称赫克曼的全生命周期人力资本理论,其核心思想仍是对人本身进行有目的的投资以获得未来更大的收益。从人个体的角度出发,人力资本理论对个体在社会中的上升和发展提供了方向,但从舒尔茨提出该理论开始,人力资本这个词便已经上升到国家层面,并且越来越多的被国家引用到决策中来,通过人力资本的投资,取得更大化和持续化的发展,推动生产力和生产建构不断优化升级,这也正是现代国家发展的潜在竞争力之一。但需要看到的一点是,“人力资本”自身所携带的属性不仅仅是发展,其根本属性是“逐利”和“竞争”。而“人力资本”投资理念一旦进入到国家机器中,其渗透的领域越广,那么整个社会进步更新越快,相应的国家机器运转的速度也越快,在取得经济快速的发展的同时,“竞争”便变得无处不在,社会的竞争起点也越来越低,便会引起恶性竞争,社会生态失衡。在这个时候,若继续进行人力资本的投资,投资的成本会不断上升,投资回报的时间周期随之会延长,而作为投资主体的“人”,其个性化被进一步削弱,作为“社会化”的人,其社会性会不断增强。
在人力资本投资的过程中,教育领域的投资比例不断提高。“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已经成为一种共识,国家之间的竞争会逐渐转向“人力资本”的竞争,即人才的竞争和科技的竞争,人才成为一种战略资源,并且是稀缺资源,人才成为“人力资本”准备的重要对象,所以各国都在大力发展面向21世纪的教育,知识型经济社会成为发展新方向,教育成为人力资本投资的典型代表,这里的教育并不是指狭义上的学校教育,除正式学校教育外,还包括成人教育,在职培训,职业教育等等在内的学习提升活动。这些领域的投资不论是国家层面还是个人层面的投资,均呈现出上涨的趋势,而其投资产出与回报均在实践中得到检验。那么在新时代的“人力资本”投资中,怎样避免过分“逐利”而导致“恶性竞争,社会生态失衡”这一问题?
首先,国家层面的“人力资本”投资,要坚定“人民”的历史主体地位。不能单纯为了竞争而投资,不能为了少数“资本”的逐利而投资,要坚持面向广大人民群众,将“人力资本”投资和效益焦点放在人们的生活中,生产力的发展,社会的前进都是为了创造美好的生活。同时,要积极进行社会价值观念的建构与引导,随着“人力资本”投资不断加强和应用,社会的发展速度提升,新事物的产生对人们的主流思想起着突破的作用,所以国家要及时引导和构建时代价值观念,避免过分的“竞争”。当国建层面进行“人力资本”投资的时候,势必推动社会的生产力的新旧替换更迭,这时作为个人,也要进行对自身投资发展,为避免个人的“过度竞争”和“社会内卷”,国家需要起到“刹车”的作用。
其次,从个人的“人力资本”投资而言,更具有表现性。个人的投资是围绕“个人竞争力”展开进行,但究其根本仍是“个人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同自身目前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个人追求鲜明的主题也是“生活”。 所以赫克曼建立了从人的生命周期动态分析人力资本投资的理论框架,从家庭教育投资,学校教育投资和社会教育投资这一条时间纵向发展的线索展开论述,个人在对自己进行投资的时候,不应该集中在某一时间段,而应该从生命周期,即生命生活的整个历程出发看待,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所以这与我们今天倡导的“终身教育”理念相契合。
最后,不论是国家还是社会,在进行“人力资本”投资的时候,都应该站在长远的角度审视,树立可持续发展的观点,坚持“以人为本”,更多的关注人的生活和价值,不能为了现在而牺牲将来,也不能为了将来而失去现在。

人力资本理论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