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主任工作记录(新班主任工作手记)

班主任工作记录
“温岭莫老师”班主任工作室专栏

莫老师
编者按
我们可以看到,目前中国家庭离婚率很高,这是一个不争的社会现实。学校每个班级里来自单亲家庭的学生人数剧增。我在学校给班主任做工作培训时,很多班主任谈到离异家庭的孩子很容易成为“问题少年”。不少来自离异家庭的中学生厌学逃学、行为叛逆、甚至离家出走。这在很多班级里均有发生。我们工作室以此为专题做了探索,想帮助单亲家庭的家长,和他们共同撑起一片蓝天,把特别的关心送给特殊的教育对象。

我读到新班主任张浙益的工作手记,甚感欣喜!他大学毕业之后就到乡镇中学教书,自己还是个“大孩子”,却接手了8年级的52名农村学生,在几个班级里教自然科学,同时又做班级的“孩子王”。迈开这第一步真不容易。他还主动挑战教育管理难题:着手改造离异家庭的问题学生。这份耐心和付出让我这位老班主任感动。

我曾在班主任培训会上感叹过:人在成长的各个时期,都会面临各式各样的问题、困难与困惑,如果在这个时期,学生恰巧能遇到你,你可以成为他的朋友与知己,带着他,扶着他,关怀着他,陪着他走过这段迷路,这是孩子人生的一大幸事,因为能遇上心灵扶手。我希望每一位班主任都能做学生的心灵扶手,自觉地把开启学生心智,矫正心灵,健全人格的教育理念付诸教育实践中。

 莫老师工作室成员 张浙益
毕业于台州学院
学校:滨海中学
所教科目:化学
八(7)班班主任

“选择教师这份工作是受到我初中一位老师的影响。好的老师能给学生指明前行的方向,能给孩子带来巨大的影响。我的目标是要成为学生前行道路上的一盏明灯!”
—— 张老师说
新班主任工作手记
温岭市滨海中学  张浙益

我坐在办公室里回想,从开学接手八(7)班,到现在也已经有3个月了。在这三个月里,我最大的感受就是一个字“累”!而这份“累”的来源就是班级里几个“问题学生”带来的。对于这类学生我真的很迷茫,不知从何下手。
我去进修校培训,有幸遇到了莫老师,听她给我们新教师讲了很多问题学生应对的相关案例,感触颇深。当时细细一想,我们班级里就有多个类似的学生。于是我趁着下课的几分钟时间找到莫老师,跟莫老师大致的描述了一下我们班那位最令我头疼的“问题学生”:父母离异已经五六年了,抚养权在爸爸。在我接手这个班级之前,他就经常参与打架,也有一些不良的行为,是德育处的“常客”,在我接手的这几个月里老毛病也犯过好几次,经常威胁同学,言行举止不像个中学生。莫老师当时给我的建议是多和这类孩子活动交流,比如打打球,跑跑步,让他们感受到你对他们的关爱。

回到学校之后,我就从沟通方面入手。第一次交流是这样开始的。临近放学的时候,他用手砸了一下墙壁,我看到了,有意说了一句:哎,有没有受伤啊?他不好意思的对我说:没事。随后下课铃声就响了,其他同学陆续都离开教室了,最后剩下我和他继续对话。我这一次才发现,其实他也是能静下来好好聊天的。我们聊了挺多,他聊到小时候经历的一些苦痛:荡秋千时不小心手指严重骨折;曾去欺负野狗,被咬过两次;在幼儿园经常和老师冲突,会咬老师的手。由此可见,他从小就是一个不让人省心的孩子。这一次的聊天,我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他,一个愿意安静下来,听我讲话,把一些事情告诉我的他。

从此之后,我们便有了相互交流的习惯,聊天的内容大多是生活上的小事情。多次交流之后,我发现这位孩子的“故事”非常多,我想要更深入地了解他。经过思考,我觉得可以利用周末的时间交往。于是在一天晚上我向他提议:“你周末在家都做什么事情?周末有空吗?新河去过吗?要不这周末带你去我们新河玩一下?”起初他是拒绝的,一方面是觉得我可能就是随便说说,另一方面可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他说:“我爸说麻烦别人不好,也不让我出去和别人玩。”从这句话中我感觉出他是想去的,“你可以问一下你爸爸,他同意的话到时候我带你去。”我察觉到他脸上少有的喜悦神色。

上次交谈的结果是他爸爸同意了,于是就有了下文:       

到了周六早上,我来到之前约好的地点,看到他很欢快地跑过来,我看到他这样子,一开始也就不谈学习纪律和班规的问题,以免坏了这孩子的兴致。在去新河的路上,我们也聊了一些他平常周末里的活动以及作息,发现这孩子因为玩手机,晚上睡得特别晚,有些时候甚至玩到凌晨两三点。如今社会手机、电脑对孩子的影响巨大,也反映出这孩子的自控能力确实差。
我们到达目的地后,先去爬山,在爬山的过程中,我从他的口中了解了他的家庭,他的朋友,还有他对自己的认识。我发现这个离异的家庭原来的情况:他的父母教育观念差异很大。母亲很宠爱孩子,他什么要求几乎都会答应,在问题处理时很偏袒孩子;相反,父亲对他的要求较高,在很多方面会限制他的自由,在很多时候,处理问题时会采取比较激进的方式。他父母在信仰方面也不同,母亲信仰基督教,父亲信仰佛教。种种差异导致父母时常吵架,最后分手。我边听边对他在学校的一些不文明行为又多了一分理解。我们都知道家是孩子的第一所最重要的学校,在这样的“学校”中成长起来的孩子,问题比较多也就不难理解了。在之后的聊天中,我还了解到有关学校里性质比较恶劣的敲诈欺凌事件,在对这件事情的分析中,我看出他的想法很稚嫩,考虑问题十分简单,真的还是一个“小孩子”(这起事件后来向学校反映了,避免了一起恶性事件的发生,回过头来看看也算是不小的收获)。

第二个星期一,他一大早就给了我个惊喜,早早看到他已经坐在座位上读书了,要知道他原来总是迟到十几分钟的学生啊!我看到了他进步的足迹,也相信他在今后的日子里会坚持下去,越做越好。

我与特殊学生交往的感受
一、拉近和特殊学生之间的距离,让他感受到我对他的关心与理解,让他逐渐明白我引导他走正道。我在《享受和班主任朋友共同成长的快乐》(班华著)书中读到“班主任是学生的精神关怀者”一节中提到的“教育的最终目的是使人成为人,帮助人过上有意义的生活,享受人生幸福。作为学生的精神关怀者,班主任应当为学生终身的幸福奠基,处理好‘教育与人生’的关系”。我现在努力尝试着做他的精神关怀者。可以采取的方法很多,但是经过莫老师提醒之后,我也认识到最好是从特殊生的需求出发,而不是班主任给他安排什么,当然前提是他的提议合理。

二、做新班主任很忙碌。班级特殊生不止一个。我没有很多的时间可以逐一单独安排给这些学生。我体会如何提高每次交谈的效果是非常重要的。同时,及时回顾总结记录一些有效的方法,以点带面,在处理类似事件的时候,能够从根本上去了解事情的缘由,了解学生的性格,了解学生的家庭背景,言语中多些对学生的关爱,我相信这一类学生也都会感受到班主任的精神关爱,从而在内心产生改变的念头,向善向真发展。由此班级氛围转变了,新班主任管理会顺利些。
我恳望与奋战在一线的新班主任交流,相互学习处理“问题学生”的方法,让我们新手更快更好地带好第一届学生。

读《新班主任工作手记》
南京师范大学教授 班华
张浙益老师的《新班主任手记》记述了转变“问题学生”的教育经验。

一位“问题学生”的父母离异已经五六年了,抚养权在爸爸。他因经常打架或其他不良行为,而成为德育处的“常客”。张老师接手的这个班里,有着类似的“问题学生”,应如何教育好这类学生呢?张老师按照莫老师的教导去做,多关爱这类孩子,于是便经常与孩子们一起活动,比如打打球,跑跑步等,并在活动中与孩子相互思想交流,孩子体验到老师对他的关爱;因此,他也乐意和老师聊。有谈到自己小时候经历的苦痛:荡秋千时不小心手指严重骨折;曾去欺负野狗,被咬过两次;在幼儿园经常和老师冲突,会咬老师的手等。

在与特殊学生交往中,张老师感受到作为班主任,要做他们的精神关怀者,与同学们相互交流,这是师生间的情感生活。比如,师生相约去新河玩,从约定到玩的过程中,师生心灵交流,内心产生向善向真发展的意向,师生在快乐的生活中,享受着师生友谊。张老师教育学生的实践向我们表明:教师首先要具有教育爱,这是教育好学生的前提,精神关怀是教师工作的核心任务,在教育—关怀学生中,新班主任也得到成长!

班华教授简介
班华,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博导,中国教育学会教育学分会德育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他在国内率先论述德育“隐性课程”,提出“心育”、德育与心育结合的思想,为我国道德教育体系的建构作出了重要贡献。先后编辑出版了《现代德育论》、《心育论》、《中学教育学》、《教育学》、《发展性班级教育系统》《高中班主任》等著作18部,发表学术论文60余篇,曾获省、部级奖11项次。
 
莫素君老师跟随班华教授学习教育理论十几年,结下师生友情。班教授曾为莫素君老师著的《教育的情怀——三十年班主任工作的实践与研究》一书作序。班教授得知“温岭莫老师”班主任工作室开设,要求加入到工作室“享受和班主任朋友共同成长的快乐”。83岁高龄的教育老专家,非常认真地阅读新班主任的案例总结,从教育理论上归纳班主任的实践行为,这是对需要进步与成长的新教师最真诚最得力的帮助。

公众号
mosujun
长按二维码  即刻关注
如果想联系莫老师,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
守望|教育|情怀

班主任工作记录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