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老火锅赵亮(重庆,这一城的山水)

重庆老火锅赵亮

很久没更新了,被朋友们催更是件快乐的事
因为其独特的城市地理和人文特色
这两年重庆成了网红城市
8月重庆遭遇40年来最大洪峰过境,主城区多处被淹
“朝天已无门,南滨已无路,轻轨水上漂”
我是土生土长的重庆人,这几年虽然远离故土
但也曾在多少个午夜梦回时,隔窗遥望,念叨着巴山夜雨
还记得大学某个纪录片的课堂上
老师提问怎样规划重庆主题的宣传片
大神们给出的答案是重庆名片:火锅、美女、时尚与传统
当然,几张名片不能完全代表重庆
那些年我一直身在巴蜀,总难免会有些当局者迷
在多年的异乡漂泊和见过更大世界的模样之后我才发现
重庆是那么的无以伦比
没有哪一座城市像她那样美的那样直接、美的令人魂牵梦绕
– Celine 疯狂姐

– 重庆城市大景 –
 – 摄影:胡海洋    拍摄地:重庆南山 –
最后一次在重庆街头消磨时光,是2010年5月离开重庆前的那个下午,我坐在南滨路江边的某个露天咖啡馆跟朋友告别,迎面吹来的是夹杂着意式迷人咖啡香的江风。
隔江相望,一边是重庆渝中区,是集一城繁华的城市中心。一边是南岸区,背靠南山满屏葱郁垂阴。看着滚滚长江水与城市密集建筑群的天际线,重庆已有彼时的繁华。
这个在1997年直辖之后的城市,个性越发鲜明独特,而造就这种气质的正是一城的山水和满城的人间烟火气。
– 重庆城市大景 –
 – 摄影:胡海洋    拍摄地:重庆南山 –
重庆,是山城,也是雾都。
当年的李白,身处在连绵不绝的巴蜀山脉中,一句“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就让世人感受到了巴人生活的不易。在山脉深处的重庆,翻云是长江,覆手是嘉陵江,发迹于两江汇流的朝天门。
而山城的发展离不开江流和码头,房子只能依山建高低各不同,盆地气候又导致别具一格的天气常态:秋冬湿冷,氤氲成雾;仲夏火炉,难消暑气。
– 影视城里的老重庆 –
 – 摄影:Celine    拍摄地:重庆民国街 –

– 老重庆吊脚楼 –
 – 摄影:Celine    拍摄地:重庆民国街 –

重庆,这座曾经无论走到哪里都需要爬坡上坎的城市,在这些年的发展之后,渐渐被削得越来越平整。而老重庆的身影,沿着坡坎而建的吊脚楼,陪都时期的新砖瓦房,现在只能在两江影视城的民国街里穿越回味。
如今,串接起重庆城市新生活的交通,不再是过江索道和盘山公路,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跨江大桥和在各大楼里穿梭而过的城市轻轨。而这些生活的细枝末节,被一个个短视频收录,拼凑成了一个现象级网红新重庆。

– 老重庆最后一个过江索道 –
 – 摄影:Celine    拍摄地:重庆南滨路 – 

– 新重庆某小区 –
 – 摄影:Celine    拍摄时间:2018年5月 – 

生活在重庆,如果说曾经的爬坡上坎是日常,那吃一顿麻辣火锅或者在面馆来碗老麻抄手,更是重庆人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吃辣的城市很多,为什么唯独重庆人爱麻又爱辣?火锅,不是重庆人的专利,但是麻辣火锅却是重庆人舌尖上吃出的新花样。
怎样区分成都火锅和重庆火锅,“麻”这一味觉符号是关键。相比平坦的成都平原,靠江讨生活的重庆人过得就艰辛多了。
关于麻辣火锅的起源说法很多,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一食物是从嘉陵江的江边开始的。大概明末清初,在码头的船工们为了驱除身体的寒湿,在江边生火,支起铁盆用牛油做底,再撒上大把的花椒和辣椒,加上新鲜切片好的动物内脏一并烫煮。
在寒冷的重庆冬天,这份麻辣鲜香和热气腾腾,给他们的不仅仅是胃的满足,更多的是清苦生活中的一丝慰藉。
– 重庆麻辣火锅 –
 – 摄影:Celine    拍摄时间:2018年5月 – 

后来麻辣火锅从潮湿的码头走上了大众的餐桌,菜式也越来越丰富,再加一个放了葱姜蒜油碟,重庆火锅完成了它的进化之路。而重庆其他的菜式,自成一套味蕾体系的“麻辣味儿”,也渐渐由此演化成了各种地道美食:麻辣烫、串串香、酸辣粉、毛血旺、重庆小面、万州烤鱼……
在重庆,吃顿火锅是不需要仪式和任何借口的,可以随时叫上三两好友,来一顿麻辣火锅。店里热火朝天,长筷在锅中捞煮食材,在火锅雾气腾腾里,沾染一身的是重庆先辈们的江湖气。
这份随意和自在,从重庆码头的江湖延伸到了现在的火锅店,你能看到的是人与人的交集都体现到了满城的火锅店名上:秦妈火锅、刘一手火锅、德庄火锅、家福火锅……

– 麻辣水煮肉片 –
 – 摄影:Celine    拍摄时间:2018年5月 –
“这不是电视剧,这是真人真事,是地地道道的重庆人,自己演自己的故事。”这是多年前重庆卫视爆火的自制电视栏目剧《雾都夜话》,用一口非常地道的重庆话录制的片头旁白。
每期故事都启用不同的素人做演员,这档开始于1994年的节目,在2000年后迎来了她的收视巅峰,也让全国更多不同地区的观众了解重庆和重庆方言节目。
回想多年前,还没有考入编导系的我,坐在电视前守着看故事的情形。不可思议的是,这个节目多年后潜移默化地也影响了我做电视节目的风格。
– 栏目Logo — 背景是两江汇流的朝天门  视频截图 –
靠两江生活的近代重庆人,来自于清初“湖广填四川”的移民运动,这座满是移民的城市,兼具包容和热情,性格直爽没有弯弯绕绕,地道的重庆话似乎连语气和语调都充满着爽朗的江湖气。
在重庆讨生活总是不容易的,在码头在江边整齐划一地吼着嗓子,光着膀子,卖力拉船的纤夫们被称为“川江号子”。
在那些需要爬坡上坎生活的日子,一根扁担,随身携带几根尼龙绳,站在码头和坡坎的劳工们被称为“棒棒儿”。
手上拿着金钱板,走街串巷的表演,说唱着一口地道的重庆歇后语的街头艺人,乡土味十足,极具巴渝特色被称为“重庆言子儿”。

– 重庆方言剧《山城棒棒军》 –
 – 演员赵亮和王迅   播出时间:1997年 – 

-《重庆人绝不拉稀摆带》 –
 – 一本解读重庆方言的书   截取自网络 – 

-重庆言子儿表演 –
 – 拍摄:Celine    拍摄地:重庆民国街 – 

如果用性别来定义一座城市,那重庆就是一个汉子,他顽强、勇敢、坚韧、生命力旺盛又乐观,像酒一样烈,他的气息在江边的川江号子里,在码头热气腾腾的火锅中,在爬坡上坎的棒棒们的挑肩上,在街头艺人幽默的重庆言子儿里,还有不屈不挠的红岩精神里……
这是入世的重庆,他还有另一面,像极了一个隐士归隐于丛林深处,这就是重庆南山。
大学时期,学校盘踞在南山森林深处,每逢周末去市区接触繁华的洗礼,被一代代学子调侃为“下山”。下山的路有两条,一条是蜿蜒曲折的现代盘山公路,另一条是隐藏于层层叠叠千年黄桷树下的古重庆官道“丝绸之路”——长达2.5公里的老旧石阶。
站在南山之巅,隔山相望,山下是长江与嘉陵江绕城交汇,一个大画幅的现代城市森林山水画;而走在古官道上,找一家路边的茶摊,吃一碗地道的豆花饭,遥想当年盛唐时期各路商贾络绎不绝于此,赶路人、客栈、道观和庙宇。在啼啼的马蹄山中,失魂落魄到此的白居易留下了“野径行无伴,僧房宿有期。涂山来往熟,唯是马蹄知。”
一千年后,这时的重庆成了民国的陪都,而南山更是吸引了当时的中国文人和大家归隐于此。如今安在的蒋介石重庆故居,破败的德国大使馆,依旧波澜不惊的涂山湖,俯瞰整个重庆的文峰塔,见证着这座城市的历史与人文变迁。
重庆,这座靠江而生的城市,吊脚楼消失后成了名副其实的“重庆森林”,光着膀子的纤夫和老梯口上棒棒们的身影也被时代抹掉了痕迹。
今天的人们,站在长江沿岸的南滨路上,隔着半城江水,反反复复拍着夜色中的洪崖洞;在各大百货商场扎堆的解放碑商圈,打望穿着高跟鞋,满身时尚,说着一口地道重庆话,不断来来往往的重庆美女的身姿……
– 四川美术学院(虎溪校区) –
 – 摄影:Celine    拍摄时间:2018年5月 – 

– 重庆三毛故居 –
 – 拍摄地:重庆南岸区黄桷桠老街 –

重庆旅行小帖士

最佳旅行时间:
春夏之交的3月-4月  秋冬之交的10月-11月(其他时间太冷或太热)
建议打卡地儿:
渝中区解放碑/朝天门/洪崖洞
南岸区南滨路/南山一棵树/南山植物园/老君洞(道教寺庙)/三毛故居
沙坪坝区磁器口/四川美术学院(虎溪校区)/渣滓洞/白公馆
渝北区两江国际影视城(民国街)
– 文章最后来个彩蛋 –
– 在重庆电视台(总台)某栏目组工作时的Celine  –

– 疯狂姐Celine:喜欢摄影和旅行的小导演一枚,从2014年到2020年,曾游历10+国家。从炎热的东南亚到满天黄沙的中东,从亚洲中国到欧洲,再到现在旅居美国中部城市。本公众号“淑女也疯狂”是我分享生活和旅行见闻的小世界,个人色彩浓郁。如果你喜欢我的图文,欢迎留言与我互动,也可以点击文章右下角的“在看”。

重庆老火锅赵亮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