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论文(马克思博士论文给我们的启示)

马克思论文

马克思的博士论文题目是《德谟克利特的自然哲学和伊壁鸠鲁的自然哲学的差别》,完成于1841年4月,当时他23岁。离《共产党宣言》发表还有7年。
但此时的马克思,已经把捍卫人的自由当作自己哲学研究的使命。他的博士论文,分析的是两个古希腊哲学家的“原子论”的差别,但揭示的是人的自由,他要为伊壁鸠鲁辩护,也就是要为人的自由辩护。这个辩护对今天每个人的自由都是一种捍卫。
我们知道,马克思所构想的共产主义社会是“自由人的联合体”,“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如果人压根儿就没有自由,那就谈不上什么每个人的自由、一切人的自由、自由人的联合体。
德谟克利特和伊壁鸠鲁都是“原子论”者,认为自然界是由原子构成的。
德谟克利特认为原子在虚空中作垂直下降的运动,不断碰撞,互相纠结,形成漩涡运动,从而产生万物。但原子怎么会互相碰撞呢?它们都垂直下降,互相平行,秩序井然,碰撞的动力从哪里来呢?德谟克利特解释不了这个动力来源。
当然,一个原子受到别的原子的碰撞,使自己的轨迹也变了,又撞到了别的原子,运动在原子之间就这样传递着,但都是被动的传递。但最初是那个原子先动起来的,它为什么要动,要给它个原因。德谟克利特提供不了这个原因,只能说那是偶然的,那个原子恰好是运动的。
世界上万物都在运动,但每一个东西为什么动?都有其必然的原因。树叶动是风吹的,汽车动是人开的,等等。万事万物的运动都能找到因果关系。暂时找不到原因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运动,那是因为你还没有找到原因,找到了你就不会觉得奇怪了。你不能说那只是偶然。德谟克利特断言,就个别事物来说,偶然性绝不是原因,而都可以归结到别的原因。所以他作为一个物理学家、伦理学家,以极大的热忱和严肃性考察自然,走遍了半个世界,给一切事物寻找原因。德谟克利特说:“我发现一个新的因果关系比我获得波斯国的王位还更喜欢!”万事万物都按必然性来行动,你看起来好像有很多偶然,但其实没有什么是偶然的。据说他曾经弄瞎自己的眼睛,以使感性的目光不致遮蔽他理智的敏锐。马克思在博士论文中说:“正如西塞罗所说,这个自己弄瞎眼睛的人也就是那走遍了半个世界的同一个人。但是他没有获得他所寻求的东西。”
上面是德谟克利特的原子论,把一切偶然都归结为必然,自然界就没有自由了。与此同样的是,人也服从必然性,人的活动也可以追溯到必然的原因,人没有自由可言。我们称这种哲学为机械唯物论。
而伊壁鸠鲁却在原子论的自然观下,提出了和德谟克利特相反的观点。
伊壁鸠鲁认为,原子除了直线运动外,还有另外一种运动,那就是“偏斜运动”。原子在运动中会偏离直线轨道,偏离自己原来的轨道。原子偏斜的原因何在?伊壁鸠鲁拒绝给出理由。后来的人们就嘲笑他,责难他。因为他认为原子偏斜是没有原因而发生的。西塞罗说:“对于一个物理学家再也不会发生比这种说法更可耻的事了。”
有人说,伊壁鸠鲁的原子论和德谟克利特的原子论是一样的,他抄袭了德谟克利特的原子论。而且没抄像。西塞罗说伊壁鸠鲁把德谟克利特的原子论“弄坏了”。普鲁泰克则说伊壁鸠鲁“思想不一贯”,并说伊壁鸠鲁“对于坏的东西有一种天生的偏爱”,莱布尼茨则连伊壁鸠鲁摘录德谟克利特的能力也否定了。
马克思的博士论文则要为伊壁鸠鲁辩护。
马克思认真分析了德谟克利特和伊壁鸠鲁在原子论上的差异,指出伊壁鸠鲁的“原子偏斜”理论不是解释的失误,也不是找不到原因的的“可耻的事”,而是,原子偏斜运动就是伊壁鸠鲁原子论的原则,他暗示了原子的自由。原子就是要自己发生偏斜,这是原子的自由。因此在博士论文的快要结束处,马克思称赞说:“伊壁鸠鲁最伟大的希腊启蒙思想家。”
伊壁鸠鲁的很多话在我们今天看来,也忍不住想嘲笑他。 比如他认为太阳并不大。他提出的唯一规则:“解释不应与感性知觉相矛盾”。
西塞罗说:“太阳在德谟克利特看来很大,因为他是一个有学问的人,并且是对几何学有了完备知识的人;太阳在伊壁鸠鲁看来只有约莫两尺大,因为据他判断,太阳只有像我们看起来那样大。”
可是,马克思并没有嘲笑壁鸠鲁,反而称赞伊壁鸠鲁是最伟大的希腊启蒙思想家。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我国当代著名哲学家邓晓芒先生指出:“伊壁鸠鲁提出来在科学的根子处是人的自由,这恰好是他的伟大之处。……由这种偏斜伊壁鸠鲁就打破了决定论的束缚,而在德谟克利特那里还是决定论的,一切都是必然的。伊壁鸠鲁突破了决定论,而使得自然界成了一个自由的王国。”
既然原子是自由的,整个自然界也是自由的了,我们每个人也都是自由的了。
这就是马克思的博士论文给我们的重要启发。 参考文献1、马克思《博士论文》2、邓晓芒《哲学起步》3、邓晓芒《古希腊罗马哲学讲演录》

马克思论文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