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气学园(我不能老第一之超人气学园(终篇))

超人气学园

相信看过的人谁都不会忘了这部由贾静雯和林炜领衔主演的校园偶像剧《超人气学园》。

那么,什么样的学校可以成为超人气呢?

无疑,是老师都喜欢来教课,学生都愿意来上课。

而当下的教育是,教师不愿意来教课,学生被迫来上课。

以色列有句谚语:“不好的教师是传授真理,好的教师是叫学生去发现真理。”
如今,教师被训练成只传授学生知识的工具,学生被迫填鸭式“吃”下知识,不作任何怀疑与实践,这样的教育,岂不痛哉!
我曾看过一位老师的教辅书,上面把每个知识应安排多少时间都详细描述,甚至预想了学生会问的问题,老师应怎样回答的例子。这样安排,课堂会真正活跃起来吗?学生与老师,与作者之间,会产生互动吗?学生会具有创造精神吗?

张爱玲就曾说,如果西方传来太阳绕着地球转,且有科学家以性命担保,可能很多中国人都不会怀疑。

当然,我不否认有些老师还是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尽可能叫学生们去怀疑、质疑;一些学生还是尽可能地去动手实践、怀疑真理。

但是,我们的教育是要绝大部分都成真正的人才,还是庸才,考试机器?很多事实证明,那些具有创新、无畏精神的人由于过于“突出”,常常不被老师看好,但在社会上,他们往往能取得卓越的成就。我们的教育,是要尽可能多地培养这种人才,而不是让大多数人都陷于平庸。

马卡连柯曾说:“教育中有百分之一的废品,就会使国家造受巨大的损失。”

况如今,我们国家中废品数远远超出百分之一啊!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近几年呼声很高的素质教育了。

在我看来,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并不矛盾,改革也没有必要废除高考,只要教育得法,应试教育也会成为培养人才的摇篮。

前些天有个蛮火的法国高考,很多人说题出的不错,要引进。但也有人认为“应试”不“应试”,跟“考什么”、“怎么考”无关,只要用“应试”心态“应对”。无论考什么都白搭。这话我觉得有一定的道理。然而,“应试”能力不也是众多能力之一?我们难免会遇到一些不想却不得不做的事情,这里,我们不就要“逼”着自己“应对”一下?
我认为,高考是个风向标,只要指挥得当,“应试”过程也能培养高素质人才。

但这之前,我想说明一下我的几个看法。

其一,就是奖学金制度

我们知道人的学习欲望产生于外部动机和内部动机,奖学金制度似有意使用外部动机。“见钱眼开”是人性弱点,为了拿钱,有些人也会拼命读书,但这不就增长了“拜金主义”的不良风气?这也是教育功利性的一部分。况且,也有一些学习刻苦却成绩不理想者,这于这类人,不也应该给给予一定的鼓励吗?所以我认为,对于奖学金制度,至少义务教育阶段,应该慎之又慎。

其二,阶段性学习的错位

就是很多人经常说的,我们的孩子,幼儿园学小学课,小学学初中课,初中学高中课,高中学大学课,大学却在学幼儿园的基本礼仪:借东西要说谢谢,迟到要说对不起。但我认为,这类礼貌或称之为道德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应该教授,因为学会做人是人一辈子应该学习的,通过不断地认识自我、发现自我,从而完善自我。况且,信息高速发达的今天,学生很容易受到社会不良风气的影响,我们应该在学校教育阶段中反复强调道德的重要性。还有,对于同一件事,不同时代与社会也有不一样的思考。例如,老人摔倒时我们去扶他,小时候我们被教育这是一种美德;放到一些外国,老人会觉得你是不尊重他;而如今,这又上升为道德与自我保护问题。所以,关于道德教育,我们应给于一定的重视。

其三,在培养人才过程中,我认为,“做人”这方面是否出现了偏差?

为了适应这个世风日下的社会,我们的教育往往注意培养孩子的警觉度与机敏度,却忽略了孩子心灵的纯度与亮度的关照。孩子不知何时普遍地拥有这样一种天赋,那就是,只要一接触故事,立刻应有要分辨其中的好人与坏人的意识。长期以往,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就会降低。教育要培养真善美,一颗善良纯真的童心,远远超过一个标准答案的价值。

“适应社会”固然需要,但如果只知一味地去妥协,而不敢去改变,那就是“奴性”了。况且,如果出现如海子、1900这样的“不适者”,我们是否要“规劝”他们?有人说,取得成功的关键在于EQ而不是IQ,这在一定范围内有道理,但如果放到如张爱玲、钱钟书、陈寅恪等人身上,怕就不适合了。毕竟,书生习气不可无啊!

我们是世人之人,难以以圣人之道律已,但如果出现仁义之士,也决不能以俗人之规去待他,而是要尽可能地去保护他们。

其四,创新

肯·罗宾逊曾说:“我坚信,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的创造力并非与日俱增,反而是与日俱减,甚至可以说我们的创造力被教育扼杀了。”

在他看来,一个人所受基础教育越多,创造力就越少。我想,应有不少人同意他的观点。但我认为,若一个人在特定阶段所受教育较为恰当,他的创造能力可能有更大的发挥。

诚如王夫之所言:“学非有碍于思,而学愈博则思愈远,思正有功于学,而思这困则学必勤。”

所以我认为,在中学阶段,一些领域上的知识我们要大力砍掉,甚至有些要砍掉一半以上,而有些领域难度却要加深。
下面,就要具体谈谈怎样设置课程了,这主要是针对高中课程。

语文
很多人不重视语文,认为这其中运气成分大点,靠语感就行。汉语是一种语言,而语文在中国却是一种深层文化课程。高中语文应包括专门的国文教育,教授各种经典文献。作为高中生,对于经典中的内容应会用哲学知识进行批判性的吸收与继承,探讨其文化内涵,甚至也可讨论孔孟经典中不足的地方。对于古文古诗,不要只为了考试,只知道背诵词语含义、意象特点,反过来推敲内涵;也要懂得作者生平事迹、创作背景,由这样来鉴赏评价。老师也可鼓励学生进行古文古诗的创作,但不作强烈要求。这样看来,这种国文教育每周至少要两节。

语文还应包括通识(阅读)教育,这有赖于智慧的教师诱导学生走进趣味万千的人生宇宙,还取决于学生对天地万物的无穷好奇心,取决于他每事发问的想象力和勇气,然后还要求老师懂得如何回答。许多问题不一定有既定“标准答案”,不能要求千口如一的“统一口径”,师生大可以发表各自的见解。老师的解释未必有理,学生的诘难也未必无因。通识教育必须有活跃自由的气氛,不能有任何禁区和禁忌。中学生的好奇心不能设限,不可以“未知生、焉知死”的儒家教条规限一个中学生对灵魂和星相的课余志趣,也不能以“存天理、灭人欲”的戒律禁止对性欲和娼妓的讨论。思辨和讨论也可以触及古今中外一切禁忌的话题,而且只要有历史和文化的理据,也不必有设定的答案。这种课每周可设一到两节,由老师或安排读某类作品或设定某个话题,一到两周时间准备或直接课上阅读,然后进行探讨。

这很难,已经涉及大学课程,但批判阅读能力对一个人无论走上何种岗业都至关重要。

当不同的观点在课堂上形成碰撞,思维能力就可以得到更大的提高,此时水到渠成,老师就可布置学生写一篇相关文章在。而这很重要,这也是语文平时成绩的参考依据。

至于阅读答案应不拘格式,注重思想及个性,不设最佳答案。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也许出题者的答案都并非写作者的本意。而作品本身的思想往往会超越写作者本身意图而存在,作者本人都未意识到的东西,往往更本质,也更深刻。

还有写作课。写作课是为了让学生拥有较强的文字组织能力和思维发散能力,这也是一个人的基本能力。写作课可与通识课挂钩。通识课是为材料与思想作准备,写作课是更加系统地让学生掌握写作能力。我认为,不光要教议论文、记叙文写作,各种文体几本都应涉及,还要鼓励学生进行各类题材如武侠、魔幻等创作。

英语
英语为一门语言类科目,教育方向就要大力培养学生听说读写和翻译能力,要创造性地进行情景教学,培养语感。光有英语角是不够的,高一英语可没有专门考试,全面练习听、说、读能力,鼓励学生看原版英语电影和快报,体会英语国家的思维方式。高二上可系统地教授语法,但要淡化。高二下可针对性地训练单选、完形、阅读等,这时,词汇量可相应拔高。
数学
数学分为两种,一为必修数学,二为选修数学。必修数学应注重实用性和数字思维、空间想像能力等,但这些能力学生基本达到即可。现在很多学生能解出高深复杂的题目,但买卖中论斤计两却遇到障碍,这不仅是实践不够,还且是书本的东西应用不到实际的例子。必修数学应教育学生学会生活中数学方法及思想的正确运用,如汇率算法。选修数学包括必修数学的内容,但应更强调能力的扩展与延伸,而且有可能的话,要让学生了解国际数学的动向,培养他们的兴趣。
历史
历史为必修课,但难度要大为降低,很多内容要学而不考。这就要求历史老师要有博学的知识,旁征博引,介绍历史趣事,激发学生的历史兴趣。同时,我们要大胆引进日本、西方的历史书,两者对比,让学生从中辨别思考,懂得历史事件对当今、未来的作用。考试时要淡化知识点,可借鉴美国、日本的考法,以考察分析能力为主,且不能设标准答案。
心理课
每个礼拜应设一节心理课。众所周知,现在很多学校都会设心理咨询室,让内心有困惑的学生咨询。但很多人受制于他人眼光而不敢迈进。最懂自己的人往往就是自己。现代社会中,青少年有着与以往不同的彷徨与困惑,而这有时是难以用言语来表达的。这时,学过心理课的人就可自己解决问题,再不行就可话询问老师,老师因有教授自己功课,去询问也不至于让他人怀疑什么了。心理课不做考试要求。
实用课
每个礼拜应有一两节实用课,成绩为平时的综合评价主要考察学生学习吸收能力,不设分数,只设等级。实用课可包括法律、自我保护、应急处理、快速阅读、哲学等。现代很多人法律意识薄弱,而这不是一年请一次法律顾问讲课就能解决的。法律课应包括《宪法》、《未成年人保护法》、《教师法》等。除特别重要条例,其他大可不必要求背诵,旨在培养学生法律意识,懂得用法律保护自己。自我保护,不仅包括如何与不法分子搏击,还包括如何与他们斗智斗勇,争取时间。应急处理,就包括火灾、地震、溺水等应急措施。我们知道,一般人在突发情况下难以保持镇静,但如果平时训练有素,就可设法将危害减少到最低,而前面提到的心理课这时也起到了作用。至快速阅读,可能很多人知道,这是一项合乎人智能发展的有效方法,不仅能提高记忆,还能培养兴趣。至于哲学,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中国公民,我们有必要学习一些马克思主义思想,但只作为了解,点到为止。实用课可包括很多方面,以当今学生可能遇到的问题为主。一些有条件的学校也可开设特色教程。
物理课

物理课也分为选修和必修。必修物理课以物理学进程、基本理论方法、实验为重点,要让学生掌握科学的思维方式。选修物理也包括必修内容,但应略向奥赛靠近,要加强学生分析能力和动手能力。

而剩下的生物、地理、化学和政治(甚至包括今后为适应社会而增加的功课),学生可从其他选择一两门。个人认为,这几门功课难度要降低、知识点要减少,要重视实践。比如地理要教学生识别各类地图和甄别天气;生物要使学生多了解生命进程。

当然,十几二十的人既有对未来确定的,也有不确定的。我们要培养学生对科目的兴趣,但如果实在没有兴趣,也要制定方案,鼓励他们发展自己感兴趣和擅长的科目。而对于兴趣广泛者,除个别外,要限制他们的选课。对于未来更加不确定的人,可让他们在规定的时间内“试读”。老师应凭人格魅力和教学特色吸引学生。

此外,高中阶段还应设立“高级课程”,即大学课程,通过适当测验,学生可在高考中加分,而大学时也可相应获得相关课程的免修资格,这样,学生就可不必一直重复掌握高中知识。事实上,一些知识掌握到60%——70%既可,80%就很优秀,没必要不断地求精求深。而“高级课程”本是给学有余力的学生准备,但大量经验表明,一些学不好高中课程的学生,却能灵活掌握大学课程。

学校每周需设一节自主学习课。自主学习课应不设任何限制,授课者为学生,让学生教其他人自己擅长或有独到见解的方面。如有些学生喜欢研究周易,就可在课堂上给大家分享心得。对于过于内向者,也可由老师点明“强制”上台讲课。学生和老师也可在课上自由谈论话题,如当今时事、国家政策。这种课程旨在培养学生自主学习和分析探讨能力,可做成VCR,高考时作参考分。

还有,学校应保证学生每天有足够的运动量,高考时进行体能测验。

最后,学校要组织学生参加社会活动,锻炼学生交往劳动能力。这也可作为高考招生时的参考,当然,这部分也包括学生假期时的打工经历。

接下来说明的是考试问题。我认为,平时考试要引起重视,为了真正让学生发现不足,一些考试可学习美国开卷考形式,一周内交卷既可。对于像历史、英语等课可由口试替代。

至于招生考试,我认为次数应增加,一年5次。以秋季高考为主,其他考试为辅,但每种考试教育部都应承认。其他考试为春季高考、自主招生、推荐和高考一个月后的“补考”。

春季高考
我们知道,这几年春招受冷遇,但我认为,春招是很有必要的。此时学生刚进行完一轮复习,就能充分考察学生基本能力与知识覆盖面,甚至可考冷门知识。我们要抱着就算只有一个学生报名也要进行的心态去对待春招。安排好参与春招的高校和学生数目问题,我相信,春季高考定能顺利进行。
自主招生
自主招生应为完全自主,脱离高考,主要以考察学生能力为主。
推荐

这类这要针对具有某类专长的学生,参考如清华的领军计划和北大的校长举荐制。推荐以学校推荐和自我推荐为主。学生可将平时作业(如通识课上的论文)汇集成册,或将自己打工、社区服务等经历记下,只要是能充分展示自己能力的,都可寄予高校,由高校审核是否录用。

至于高考后的“补考”,我认为,每年都有因故不得高考或高考时发挥失常者,应给予这些人多一次机会,并可从中了解学生在高考后一个月的学习情况。学生自主报名、学校统一管理,试卷可由省招办或高校联合推出。

对于最主要的秋季高考,我认为可分为两次。5月上旬举行一次阅读与写作能力的测验。高考因改卷时间短,学生不得不一次次特意点题。若在5月分就举行阅读与写作单考,长时间的阅卷,就有可能让更多有个性,有思想的文章脱颖而出。内容可安排为让学生阅读一篇文章,然后进行个性化解读,或再加一句话,以此为方向写作。题目不妨大一些,如中西文化差异,充分调动学生的知识储备与想象力。改卷者基本可按竞赛要求来打分点评,同时也可聘资深作家参与阅卷。也许有人会说,作文提早一个月写,会对学生内心造成负担。但高考除考知识外,不也考心理能力吗?而且,通过心理课,学生应有了较好的心理素质。

至于6月分的考试,我认为可分为两级。第一级为智能测验,一张卷子,国文、数学和英语一起考,测验学生基本学术能力。第二级为专业考试,学生根据自己特长和爱好,从中选择几门。而这样一来,分数就不能以单纯的叠加为计算,应有一定的比例分配,越难的学科比例越重。

招生时,我认为可将学生按一定比例划分。如600到630为一组,631到650为一组,651以上为一组,各分数段学生学习能力基本相同,只是因环境、身体、运气等条件导致分数上略有差异。在同一分数段内,高校应充分参考学生平时测验(如通识课的论文成绩)、社会经历、创新能力、高级课程和自主学习课上的表现等,结合该校具体情况招生。

总之,高考要基本素质与特长兼顾,要保持足够的弹性,使学生的才能和精力不会在升学的压力下浪费。正像胡适之所说:“理想上的学者,既能博大,又能精深,博大要几乎无所不知,精深要几乎唯他独尊。”

教育家林砺儒先生曾说:“人在15岁到25岁时,属于潜人才,他们正处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我们的基础教育要尽量减少杀伤力,保护杰出人才成长。”

我们很多人在20岁左右才开始“觉醒”,我们的教育必须给这些人一定的机会。况且,小时聪明捣蛋,“不思进取”,也较符合人智力发展规律。虽然偏才怪才比例少,但我国人口众多,偏才怪才人数也会相应增多,也必须给这类人一个天地去发展,必要时必须破格录取。正像邓小平所说:“在人才问题上,要特别强调一下,必须打破常规去发现、选拔和培养人才。”

诚然,教育改革不能急于求成,也不能过慢,应有个恰当的速度,预设个时间,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地完成。也许到某个时刻,发现过去方案不大行得通,就应及时找方法处理,有时甚至会施行跟过去完全相反的方法。我们不能因为有些错误方案是投票所得而轻易原谅自己。有时候就该出现敢冒天下之大不违的人,力排众议,坚持己见。但正像村上春树所言,正确的选择可能带来不正确的结果。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定要冷静思考,多与人商量。

《超人气学园》没有结局,而我们的教育改革也是一条充满曲折、探索的永无止境之路,这过程需要我们每个人尽可能地献计献策,发挥力量。

有感君絮语
 
《我不能考第一》绝对不是表面意思上的不能考第一。
关于教育,素来都是百年大计,并不是说说就可以解决的,其间的复杂性也无法靠一两语可以道通。我觉得,虽然教研院的人也在努力,但每个人也应尽可能献计献策。如果改革自下而上,由有切身体会的人参与其中,我想能事半功倍。
偶尔的几个晚上,我都会看见从无数窗口飞出的无数梦想,它们身上闪着澄净的翅膀,由爱和心灵组成,在夜色中夺目光亮。那些是多么可爱的人啊,他们有理想有抱负,却只能埋头于书本,未觅得施展拳脚的机会。如果长期下去,那将是祖国的一大缺失。
希望人人翘首盼望的素质教育,百家争鸣的景象,能早日到来。

不垂直不领域不自我设限ponderonw此刻思考 今日有感
关注我们
你也超人气

超人气学园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