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费相差10倍,留学的价值到底在哪?

最近有在跟我的学生们探讨到要不要出国留学这个问题,不仅是因为疫情这个当口,还因为近几年国内几所顶级院校的教育确实越来越有声有色了。出国留学的意义有多大呢?或者说国内考研和去国外读书,难道差别真的就有那么大吗?毕竟算起来是国内考研十数倍的学费和相关花费,价值不大是很划不来的事情。探讨的结果我也跟大家分享一下:
|本期分享导师|

Waylen

汉艺国际教育 建筑学部 资深室内设计导师
澳洲 新南威尔士大学 室内建筑 BA(Hons)悉尼 The Black Diamondz 平面设计师悉尼 Camerich Furniture 设计师香港 The Block Property 设计师上海 EWS 室内设计师

#1

现状是什么样

“2020年起,中国将从服务经济时代,进入体验经济时代”——当然这不是我自己说的,是我听财经作家吴晓波和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在自己的跨年演讲上讲的。经济学方面的东西我也就不班门弄斧了,回归到我的本专业来说,这种经济变革在设计领域的表现是:做设计从功能主导转向空间体验主导。
以公共设计举例,(公共场所是指对所有人开放且不分性别、族裔、年龄或社会经济水平的区域或地方;公共场所同样可以包含线上和线下:线下比如每天大家都会经过的地铁站、街道、公园等地方;线上比如公共论坛,社交媒体一切可以进行交流互动的地方)下图是一个名为Thermally Speaking的公共艺术装置:

Thermally Speaking公共艺术装置,加拿大(来源:谷德)

Thermally Speaking直接翻译就是温度上的诉说,通过使用热成像和红外线来捕捉人们身体的温度和热量,然后转变成可变化的光幕。这是一件公共互动装置,在公共空间中改变了人们与周边环境的相处方式,通过灯光展示空间与人们的交流。

它真真正正地表达了当下时代艺术设计发展的核心逐渐从物转向人,从而转向服务体验的一个过程。其实这是一个非常好预见的问题:你的建筑、空间、景观作品在满足了功能上的基本要求之后,还能朝着什么方向进步呢?那就是去注重使用者的体验感、提高他们的心理满足价值了。

类似的装置在国内亦有如雨后春笋,越来越多,但也是近年才开始兴起的,也证明了中国正在逐渐进入体验经济时代。不过说真的,这种方式或者概念,你们现在如果用在作品集当中,完全不算特别。具体的我下面再讲(在03部分)。

#2

我们来看点更“高级”的

哈佛GSD博士Stanislas Chaillou于2019年2月份发表了一篇文章,指出AI人工智能在建筑方面的研究,以及提出了它运用在空间上的潜能。

文章指出人工智能最终目标是完全可以自己生成楼层平面图:

可以优化大量且高度多样化平面图设计的生成;

提供适当的分类方法使平面图符合规格;

允许用户使用通过生成的设计选项“浏览”。

他做了一个ArchiGAN,条件式生成式对抗网络(cGAN)是近年来大热的深度学习模型,ArchiGAN主要采用了Pix2Pix图像转换技术,模型在谷歌云端平台上训练,采用英伟达的Tesla V100 GPU进行快速迭代和测试通过训练顺序。

好的你们大概看不懂,简单解释一下就是让AI看足够多的图片,然后它自己就可以生成图片了。

AI训练模型

训练顺序(来源Stanislas Chaillou)训练出来的效果有多好呢?看这个↓

黑笔画空间,绿笔涂出口,红笔绘窗户,你随便涂一下,AI就能给你房间的功能图,同时连家具也一起补上。

它现在没有完全成熟,缺点是有的。比如在进行多层公寓设计时,无法保证承重墙的设计百分百合理,比如输出文件是非矢量格式,建筑师和设计师不能直接拿来用。现在而言尚不能够取代人工劳动。但是大家想一下,未来呢?

#3

这就是留学的意义

哈哈哈是不是看起来有一点点跑题了,没有的,我上面跟大家讲空间体验式设计和国外优秀设计的意思就是,这是一个顺应时代发展潮流的趋势。而我在第一部分结尾就说了,你在现在的作品集里如果只玩到像国内刚兴起的、类似那个灯光公共互动装置的地步,是远远远远不够的。你们要知道,就连“体验经济”这个概念,都是美国经济学家在20年前就提出的概念了。
大家明白这个意思吗,那些世界名校可能二十年前就开始用空间体验主导的教育模式了,这就是我们讨论过后,得出的留学的价值。
国内大部份教育仍然是由功能主导,着重现实世界设计的功能性及实用性,而国外早就围绕体验经济下室内设计师需要具备的能力进行培养了。
比如圣马丁的叙事性环境专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着重的是人们所探索的虚拟与真实世界中的界限,着重空间体验、空间所讲述的故事大于功能性;所满足的是全球体验经济下社会设计不断增长的需求,访客在文化,商业和社区环境下的体验。早两年的时候,这个专业在国内其实还蛮受诟病的,我们渐渐认识到叙事环境其实不是一个天马行空、只讲故事的专业。它是为学习、发现、社交互动和凝聚力以及购买产品和服务的量身定做的一门学科,应对的正是体验经济以后的未来。

CSM跟LVMH集团合作的创新可持续孵化中心-Maison

图源:www.arts.ac.uk

又比如UCL的Design for Performance & Interaction MArch学习的同样是围绕空间和互动体验的一个学科。需要以編程去制作交互裝置,使用最新技术,包括虚拟现实系统,网络媒体空间,运动捕捉装置,多声道环绕声系统和机器人技术了解设计或适应大型性能空间时所需的参数工具。他们不仅仅是从很多年前就开始注重体验空间,教学内容也一直在随着时间更替。

最后,给大家举一个考上了UCL-Barlett的Design for Performance & InteractionMArch的学生作品的例子,作为一个大家可以参考的、什么样的体验式设计才是名校会认可的案例吧:

L同学对于颅内高潮(ASMR)表演者如何通过空间结构影响听众的大脑和行为进行了深入研究。通过技术实验证明交互技术,在北京东直门地铁站的一条280米长的地下通道让人体验ASMR使人们的思想恢复到原始状态,帮助人们释放压力和身心健康。

有时候,人脑需要刷新思想和情感。

最最最后,还有什么问题放心来跟我聊,留学也好,作品集也好都ok。

我是Waylen

在汉艺,送你们去世界名校▼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