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诗星】水浅:樱花(组诗)《湖北诗人》第657期

作者简介:水浅,本名刘志勇,夜郎威宁人也,幼时顽劣不羁,不堪教化,嗜趋狗斗牛,乡邻遂名其刘要牛,舞象之年太白托梦,方矢志于俳句。然浅结缘珞珈,略得三昧,四十余载,挥毫涂句,从此鄙夷商俗,书山拾柴,筚路蓝缕,文昌不济,水清且浅,终徒有空名。嗟夫,旷达唯真,幸甚至哉,俯仰一世,乐乎奚疑。

樱花

瓦楞草迎接的第一缕阳光,高于樱花树的上方
灿烂和朴素的风
漫过老图书馆的屋顶,漫过
额头的光
以及黎明的灯影和书声
总是早于珞珈山的鸟鸣
这样三月的清晨
那个曾经在樱花雪里早起的人
一场恰逢时节的春雨,让我想起
遗失在昃字斋的二十岁
那时所憧憬的明天,梦想在生长
读懂樱花,是在它扑嗽嗽凋落的时候
其实所有的归宿都是为了宁静
像冬天的雪
隔过黑暗的花与水
总是在绽放,总是在凋落
的生命,要赶在百花开放之前
凋落的不是美丽过的时光
凋落的是和别人相似的自己
2018年3月8日凌晨作于金银湖诗歌岛

如果没有那段痛苦不堪的日子,或许就没有现在的他。人生或许就是这样,只有走过最灰暗无光的日子,生活才会慢慢地好转,世界才会更加温暖地靠近自己。

如果春风不走

傍晚的窗外
飘过淡淡的忧愁
仿佛春风吹拂的最后枯萎
一支春天的序曲
让我开始憧憬鹅黄嫩绿的田野
憧憬鬓角里白去的日子
重新一点点变黑
树木又回到青葱的模样
妈妈不像现在唠叨
儿子又回到我们的怀里
再往前
还有第一次见你时的青涩
那时房价很低很低
尼康相机一百万像素的镜头
停在二月的枝头
春风不走
如果春风不走
爸爸就不会像冬天的树枝上
最后一片没有凋落的枯叶
伸进我们家的阳台

武汉,一个时代的缩影

唐朝的李白可以从黄鹤楼上一眼望到
隔江呼应的龟山和蛇山,没有阻挡
逶迤到如今的珞珈山和桂子山,然后形成了两个分叉
一个向东一个向南
在诗人的想象里是两条彩练在江汉的汇合处
形成了水袖交织
像楚国细腰宫女妖娆的舞蹈
向东的蜿蜒到磨山和喻家山
透明的东湖成了宫女怀抱的玉璧
两千年后,水鸟在退缩的湖面上闪着惊恐的眼睛
围绕着综合体的楼群仿佛伸向天空乞讨的手臂
江滩边上耸起的豪生酒店和它顶上巨大的玻璃球
像温度计焦躁的水银柱,即将爆裂
这是一个个繁华而又局促的街区
在混凝土向郊区疯狂蔓延的欲望里
这个城市像超速行驶的客车
它奔驰在夹缝里,也许会失去思考的时间

很多很多的美景,只能矫首暇观,那些年,已匆匆而过。

做一个在春天里幸福奔跑的人

冰雪消融,万物复苏
一天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
做一个在春天里幸福地奔跑的人
你只有努力奔跑
才能回到初心的原点
春天,唤醒你的
是崭新的梦想
让我们从一首小诗开始
从茶香的氤氲里出发
晨曦、花蕾和雨露
都是你的贵缘
循着轻风的脚步
找一隅安静的地方,
在枝头律动的春光里
我们聆听着
新绿燃烧的声音

致参加诗会的诗人与自己

昨天到今天
去年到今年
时间的锈在你的身体里有生长,有消退
像迂回的河流
在你读诗的样子里
我看到明亮的浪花飞溅
凡是太美好的,都注定会
滑落成光影里的叹息
像我们走出村庄的背影
像妈妈的呼唤
牵牛花在天亮之前的月色里
张开手臂
诗歌是遗落的星光
藏在皮肤的褶皱里

本期荐稿谭维帖执行主编李艳

平台监制万春来

2018.03.1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