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氏文苑 | 烟花三月:山里来的表妹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表妹不是我的表妹,是我老公的表妹。她住在豫西的深山里,一个在地图上找不到的地方。她是投奔我婆婆来的,是我婆婆的三姐家的孩子。表妹听她妈妈说有一个妹妹在青岛工作,于是表妹就不声不响来青岛。因我和婆婆不住一块,所以当时她来的时候,具体是什么情况什么状况我一概不知,关于表妹的一些事都是陆陆续续听婆婆说的……
表妹倒了二趟汽车到火车站,又坐了一天一宿的火车,风尘仆仆地赶到我家时是早上七点钟左右,那天我刚起床在洗漱,听见敲门声后,邻居小关师傅领着表妹进来,看着她我有点蒙,问:你谁家的孩子?婆婆在一旁打量半天也认不出,因婆婆兄弟姊妹十个,所以面对眼前这个突如其来的孩子,婆婆也是一头雾水。表妹倒是一点也不生疏,拿着编织袋行李哧溜就从婆婆胳膊弯下钻进屋。
“姨,我妈妈叫杜培先,是您的三姐,听我妈说您叫杜培芝,是我四姨……。”
就这样一番表白后,表妹顺理成章地住进婆婆家并准备在这儿找活干,表妹个子不高,面容黑黄,好像极度的营养不良,看着还有点楞,这是我初见表妹的印象。后来听婆婆说表妹倒是勤快,但拖地、收拾家务、饭菜什么的却不怎么会做,可能习惯了农村简单的饭菜,也没见过多少世面,有好些东西也不懂!听婆婆说起过关于表妹的一件事:当时婆婆退休后在外补差,那天本来和表妹约好的八点钟在婆婆单位门口见面,可是婆婆左等右等愣是不见表妹的踪影,十点了,表妹姗姗来迟,婆婆火冒三丈,就罚表妹站在马路牙子上,表妹整整站了两个小时,当时是大夏天,日头正盛,表妹不吭不咛的在太阳底下曝晒,婆婆单位的同事一起给表妹求情,婆婆始终没答应,还说:“让这丫头长长记性,要不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
表妹没来前,听老大(老公的哥哥)说:表妹来了,如果长的漂亮,就找个好工作;如果长得丑,那就只有卖死力气了。果不其然,表妹一没什么文凭,二没什么一技之长傍身,后经过一番斡旋,表妹去了街道办的“小村庄”饭店,此后因为彼此都忙于工作,很长一段时间没再见到表妹。
虽然我不曾见到表妹,但听老公说的最多的就是发生在表妹身上许多搞笑的故事……

一天,老公回婆婆家没有钥匙(钥匙给了表妹),就去表妹干活的饭店拿钥匙,可当表妹站在老公面前时,老公竟认不出来,只见面前的人好像从面缸钻出来一样,满身花白,只有俩眼珠子是黑的,确认是表妹后当时就把老公笑蹲了,半天起不来。老公回家给我描绘表妹的模样,我也笑的肚子生疼,以至于时隔多年老公每每说起那场景都乐不可支!

表妹来青岛一段时间后,慢慢熟悉了家里的一切,婆婆就让表妹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比如学包包子、包饺子。一天,婆婆上班前给表妹交代说:“面发酵差不多了,包子馅也调好,等会儿面发开了,你就包包子,咱下午吃包子”。表妹很爽快的说:“放心吧!我会包包子”。可是等公婆一大家子回到家揭开锅一霎那,都傻眼了,偌大的一口锅,就三个大包子躺在笼屉里,而每个包子都如盘子那么大,看着三个大包子,让大家啼笑皆非,一大家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这么大的包子怎么拿出来?婆婆定定神儿语无伦次地训斥表妹:三个包子,这好几个人怎么吃?你怎么就蒸了三个包子?那么多的面,还有那么大的包子,你是怎么放进去的?表妹搓着手一脸无辜的说:我也不知道怎么放进去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蒸了三个而不是很多个……后来三个包子的故事成了表妹的笑柄,无论过去多少年,早晚想起总使人捧腹大笑。

按婆婆的意思是想让表妹在家住下,不回河南老家了,婆婆也曾央左邻右舍、同事以及朋友的朋友“广泛撒网”,打算给表妹物色一个对象在青岛安家落户,婆婆说:“女娃子都是菜籽命,撒到哪里都能活”。但事与愿违,不知是婆婆过于严厉,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表妹非吵着回家,最终婆婆也没有拦住硬要回家的表妹。当时我想也许今生不会再和表妹有任何交集了,有些遗憾,但也改变不了她已回家的事实。
表妹在我生活中渐渐远了,表妹的故事也戛然而止,似乎不会再有续集,可是生活总有意外。乍听婆婆说表妹来了,我和老公急忙跑去婆婆家看表妹,这回表妹不是一个人来,而是拖家带口的带着丈夫与儿子一起来,俨然带着一支逃荒的部队,一见面,老公的眼里满是惊讶,他悄悄对我说:太老了吧,这才几年,表妹就成了地地道道的乡村农妇,脸上挂满皱纹,手像树皮一样粗糙,布满了长短不一的裂痕!瞅着表妹连人带家都搬来的阵势,看来这回是要在青岛扎根长住了。表妹的孩子很快就找了家幼儿园,表妹也找了一份包馄饨的活。
表妹干活勤快……;
表妹做事麻利……;
表妹待人热情……;
婆婆对表妹赞赏的话还没捂热呢,表妹就开始单干了,她在一个小区的门口摆摊卖馄饨,因为摊店干净、馄饨味道鲜美,表妹又待人热情,馄饨摊很快就汇聚了不少回头客。表妹心眼实、品性好,和左右邻居关系处也融洽,看见老人拿不动东西,就帮人送到家里去。后来表妹夫重病住院,表妹整天忙的像陀螺似的,每天在医院、饭店、学校间慌忙奔走打转,直到表妹夫痊愈出院,一月下来表妹清瘦不少。出院后的表妹夫干不了重活,表妹就一个人干,这一干就是十几年,从一个少不经事的女子到女人再到做妈妈和家中顶梁,硬生生把自己活成一支部队,靠着卖馄饨养家糊口、供孩子上大学、支外差等各种家庭开支。
表妹一家人在青岛呆的时间久了,我们的关系也越来越亲近。很多事使我们有了更多的牵连和交集,公公住院时,表妹帮着送饭,早上辛苦出摊摆摊,下午又忙着做饭送到医院,直到公公撒手人寰!公公走了,表妹时常看望婆婆,婆婆到了耄耋之年缠绵病榻,时间长了脾气也越发糟糕,稍有不顺心就朝表妹发火,表妹一声不吭,背着婆婆也气的”牙根痒痒”地说:“都快被我姨气死了,再也不去看她了”,甚至连指天发誓的狠话都扔出来过,可是隔不了一天,她又跑到婆婆跟前端吃送喝。婆婆住院期间,表妹是跑前跑后的忙活,用尽心力侍奉婆婆直到离世!
表妹还是个可爱的吃货,我和老公不上班的双休日或是过节,都会不约而同的想到表妹:“让表妹过来吃饭吧……?”然后一个电话或微信发出,四十分钟左右,表妹像踩着风火轮般急吼吼地出现在家门口。吃饭时,婆婆与表妹的往事成了我们回忆的主题,说到表妹刚来时的模样,总使我们嘻笑不止。表妹嗓门本身就大,笑声常常破窗而出,总引得邻居们敲门探问:“你们家又有什么开心事呀?”老公知道表妹食量大,就经常逗她,螃蟹一人一只,却偏偏给表妹两只,还有我们拽下来的螃蟹腿,一股脑的全放进表妹的盘子里,表妹憨笑着大快朵颐地享受,一边吃还一边拍抚着肚皮说:“撑死了,撑死人了”,嘴里说着手上还拿着螃蟹腿往口里送,我掩嘴侧身偷笑,表妹却懵着脸扮着无辜的神情说:“小哥,都怨你,我为了减肥,一天只吃两顿饭,今天又把我喂胖了二斤,你们都得负责”。还说每次来我家都吃的多,这得怨我老公做菜好吃,做鱼也好吃,害得她管不住心也管不住嘴总贪吃。每当表妹说吃饱了的时候,我和老公异口同声地说:倒了,剩下的拿去倒了吧!表妹一听,立马把菜拉到自己眼前,生怕这些剩饭菜不赶紧吃掉就会长翅膀飞走似的,一看她这样认真的样子,我和老公就相视大笑。表妹常说一句话:“吃了不疼倒了心疼,啥都来的不容易,不能浪费粮食”。表妹吃饭快,干活也快,再多的活三下五除二,干的是麻利整洁,店里也是表妹一个人打理,表妹干活时旁人一般都插不上手,看的人是瞠目结舌。
人生总是不易,生活倍感艰难,可无论生活多么困难,表妹在我心里都很乐观积极,心态还特别好,爱助人,自己每天都挺忙挺累的,家里却常常放满了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快递,一些吃的、用的东西,邻居们都习惯暂放她家,这样往来送取的繁琐,表妹也毫无怨言,表妹常说:“都是小事,能帮就帮”。表妹人朴实生活也简单,十几年如一日的省吃俭用、勤俭持家,日子渐渐好过了,但心里常念着家乡,挤出钱来给老家学校买图书办图书馆,资助一些贫困学生,这些事让我感动!这些年表妹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深深影响着我、打动着我,对表妹的赞佩之情也与日俱增。
表妹忙于生计却不失追求,她爱好文学是我没想到的,常有一些入流的不入流的文章散见报端,使我刮目相看,我笑着说她是一个卖馄饨的”诗作家”,表妹也自嘲地说:“可不是,我真的是怀才不遇啊!”
表妹有一句口头禅:“就这样吧,所有的一切都是老天最好的安排”。可能就是这句话一直支撑着她修得一副钢筋铁骨来对抗无情岁月。我从没见她流过泪,即使在我认为她最艰难时候,也没见她有天塌地陷的恐惧感。有天表妹很平静看着我,微笑地说:其实我没有你想象的的那么坚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个夜晚辗转反侧,泪湿枕巾……
这就是我的表妹,一个土里生土里长的山里人,经年累月靠辛苦卖馄饨打底生活,矢志不渝借文字抒发情感,虽然身体在异乡打拼,灵魂却在故乡的梦里游走。她说:卖馄饨是她的职业,写文章是她毕生的爱好,这两样都很重要,因为生活里不止有柴米油盐酱醋茶,还有诗和远方!
……至今,表妹一直经营着馄饨店。

注:图片来自网络

编者推荐:

《山里来的表妹》是一篇第三人称全知视角特点的自传文,而全知视角描写更贴近实际生活。全文篇幅长,跨度大,以其青年到中年、婚前与婚后的生活为背景,将一个懵懂无知不谙世事的青涩女孩如何蜕变成沉稳的中年“女汉子”形象进行了细腻而深刻的叙述。文中“表妹”性格多样,具有:憨厚、耿直、顺服、倔强、积极、风趣、朴实、独立、热情、善良等多面性,作者通过人物性格变化的过程描写,展开人物命运的变化以及行为方式、心理状态的变化,从而塑造出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义有思想的人物形象。

这是一篇在细节中透露真情的作品,跟随作者的笔触,婆婆说:“让这丫头长长记性,要不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显现了严慈并济润物无声的婆婆;在表妹说:“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的忐忑语气中,我们又仿佛看见了手足无措又趣逗无边的尴尬女子。至此,一个历经艰辛,纯朴坦荡的“表妹”便跃然纸上,也正是这些来自生活,最朴实而真诚的话语产生了动人的力量,使人触摸到人物纯真的心怀。

“万事东流水,不舍是故乡”,故乡是游子最远的根,最近的暖,这是文中“表妹”不曾轻易吐露却又最深的牵挂!请大家循着文章的足迹,更加深入地了解大家的文友—邹楠同学,这个在我们生活中若隐若现、若即若离的山里“表妹”。(欣 燕)

烟花三月,本名邹楠,卢氏朱阳关人,现为“青漂”(在青岛谋生)。从小喜欢诗和远方,也推崇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并身体力行着。虽为柴米油盐酱醋茶所牵绊,却有诗意文心一路相和,诗酒趁年华,更兼清风明月。

往期精彩回顾

◆我的母亲

◆外婆家的村庄

◆故事,才刚刚开始 …

◆路边的馄饨摊

◆史大哥

◆窗

◆卢氏文苑作品串烧

◆我眼里的青岛

◆观《烈火英雄》有感

◆一碗馄饨

◆卢氏文苑 | 烟花三月:一块月饼

卢氏文友群主办

文学顾问

牛爱民 任耀榜宋海峰

李宏文 张银成 周天鹤

董建中韩成章(按姓氏笔画排序)

文苑编辑部

文苑总编:知 和

文苑主编:卢辉

执行主编:张淑清

责任编辑:张 瑞 张欣燕

邹楠程向楠

红 云 刘小娟

本期校审:张欣燕

本期编辑:张淑清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欢迎关注卢氏文苑,点击“写留言”,留下你的精彩评论!投稿作者请提供简介及照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