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春秋战国 28 仁德国王

五)春秋战国

28. 仁德国王

前447年

楚国灭掉蔡国。

前446年

魏王魏驹去世,其26岁的孙子魏斯继位。

前445年

楚国灭掉杞国。14年后,楚国又灭掉莒国。

前419年

魏国西渡黄河,在少梁(陕西渭南)筑城,作为攻打秦国的军事据点。秦军对魏国的入侵进行反击,一面围攻少梁的魏军,一面在黄河沿岸建造防御工事,阻止更多的魏军渡河,双方军队在少梁交战僵持两年。

前415年

秦王嬴肃去世,在位9年,其叔叔嬴悼子继位,其9岁的儿子嬴连逃往魏国。

鲁王姬嘉摆脱权臣的控制,任命姬休为执政大臣。姬休主张清静无为,为官不与民争利。

前414年

越王姒朱勾灭掉郯国和滕国,滕国不久又复国。

白狄族首领姬窟在灵寿(河北石家庄)建立中山国。

前412年

齐国攻打鲁国,鲁王姬嘉想任用28岁的吴起为将,但又担忧他的妻子是齐国人。吴起渴望成就功名,于是杀掉妻子,结果率军击败齐军。之后,有人挑拨说:“吴起是卫国人,从前求学时,母亲去世,他不奔丧,老师与他断绝关系。现今又为贪图功名,狠心杀妻求将。他是个薄情寡义、残忍无道的小人。重用这样的人,怎么能让人信服呢?”于是,鲁王姬嘉直接炒了吴起的鱿鱼。

前409年

31岁的吴起听说魏王爱惜人才,便投奔魏国。63岁的魏王魏斯征询大臣李克的意见,李克说:“吴起既贪财而又好色,可是,如果率军作战,连齐国的名将司马穰苴(ráng jū)也不如他。”于是魏斯派吴起率军攻打秦国,攻克了黄河西面的秦国两座城市。

前408年

吴起再次率军攻打秦国,冲破秦军西河防线,全部占有原本属于秦国的河西地区,并在此设立西河郡。经翟璜推荐,由吴起担任首任郡长。

吴起与士兵穿同样的衣服吃同样的饭,睡觉不铺席子,行军也不骑马,亲自背负行装和军粮。他还大幅度提高军人的待遇和社会地位,爱兵如子,提高军队的幸福感,使得士兵们无不愿意为国家付出,对待战争无不愿意建功立业。

有个士兵患了毒疮,吴起为他吸吮毒汁。士兵的妈妈听说后却失声痛哭,旁人问她:“你儿子是个无名小卒,而吴将军亲自给他吸毒汁,为啥还哭?”妈妈说:“当年,吴起曾为孩子他爸吸过毒疮,结果他爸奋力杀敌,战死于沙场。而今吴起又吸孩子的毒疮,不知道孩子将死在何处,所以禁不住哭出来。”

为加强防御,秦国开始在东境修筑长城,并实施按田亩收税政策。这是战国时期最早的长城,比魏国的长城早56年;按田亩收税比鲁国的晚180多年,正式承认地主对所占土地拥有所有权。

魏王魏斯与老师田子方饮酒,说:“编钟的乐声有点不调和,似乎左边偏高。”田子方微笑不语,魏斯问:“你笑什么?”田子方说:“作为一国之主,只要懂得任用乐官,不必懂得音乐。现在你精通音乐,我担心你会疏忽了任用官员的职责。”魏斯感叹说:“如果不在贤士身边,哪里能听到这样的金玉之言啊?”

魏王魏斯派乐羊率军攻打中山国,派太子魏击在那里驻守。大臣们以乐羊的儿子在中山国做官为由,劝说魏斯撤销对乐羊的任命,魏斯执意不改。

太子魏击遇到父王的老师田子方,退车让路,下车行礼,田子方却不还礼。魏击生气地问:“是富贵的人有资格傲慢看不起人,还是贫贱的人有资格呢?”田子方说:“当然是贫贱的人有资格对人傲慢了,富贵的人怎敢傲然待人呢?国王如果傲慢待人,就会失去国家,大臣如果傲慢待人,就会失去家族。这方面的例子已比比皆是。反观贫贱的人,无家无业,四海飘泊,意见不被采纳,处境不合心,就可一走了之,到别国去。贫贱的人难道还怕失去贫贱不成?”太子魏击听后,深受启发。田子方对太子这种特殊的教育方式,收到了成效。

前407年

中山王姬窟去世,在位8年,其子姬恒继位。

前406年

魏将乐羊攻打中山国两年多了,始终未见效。这时,魏王魏斯收到许多大臣弹劾乐羊通敌的奏章,均置之不理,还派特使带着丰盛的食物去慰问乐羊,并在国内为他修建别墅,留给他回来享用。乐羊为报恩,命令发起猛攻。中山王姬恒将乐羊的儿子乐舒绑架到城头,说再攻就处死,乐羊说:“君臣的大义,不能因为儿子的安危而循私情。”所以进攻更为激烈。中山王把他儿子烹了,并将人肉汤送给乐羊品尝,乐羊当面一饮而尽,于是中山国投降。

魏王魏斯说:“乐羊因为我,吃了自己儿子的肉。”有个大臣说:“他儿子的肉尚且能吃,还有谁的肉不能吃呢?”乐羊攻下中山国,魏王魏斯奖赏了他的功劳,却怀疑他的忠心。

前405年

魏王魏斯问群臣:“我是什么样的国王?”大家都说:“是仁德的国王。”只有任座说:“你得到中山国,不封给你弟弟,却封给太子,这算什么仁德国王?”魏斯勃然大怒,任座快步离开。魏斯又问翟璜,回答说:“你是仁德的国王,因为我听说国王仁心宅厚,下属就敢直言。任座耿直直言,据此判断。”魏斯大喜,派翟璜追任座回来,亲自下台阶来迎接。

魏王魏斯问中山守将李克:“你曾说:‘家贫思良妻,国乱思良相。’我想从魏成和翟璜两人中,选一位当首席执政大臣,你认为谁更合适?”李克说:“平时看他亲近哪些人,富有时看他结交哪些人,显贵时看他推荐哪些人,不得志时看他不做哪些事,贫苦时看他不要哪些东西。从这五点就可以得到结论,还用我多说吗?”魏斯欣然说:“你回府休息吧,我知道该用谁了。”

家贫思贤妻,国乱思良臣。这是一个习惯,也是一种无助之人的希望,因为中国始终是人治的社会,即使是铺天盖地的赞颂法制,处处彰显人性社会,和谐社会,人治的影子也是难以消失。因为这个缘故,在家贫之时希求的是妻子,在国家困乱时,希望的还是人,而不是希望制度的出现,这已经成为中国人的一个习惯。过分的强调人的力量就会出现人治大于制度之治,大于法律之治,这是中国灾难频繁的命门所在。

李克出宫后,遇到翟璜,翟璜问:“听说魏王向你征求首席执政大臣人选,你推荐了谁?”李克毫不隐讳地说:“魏成。”翟璜愤愤不平,说:“魏王担心河西(陕西渭南),是我推荐了吴起;魏王忧虑邺城(河北邯郸),是我推荐了西门豹;魏王要攻击中山国,是我推荐了乐羊;占领中山后,物色不到守将,是我推荐了你,我哪一点不如魏成呢?”

李克说:“你推荐我,该不是出于结党营私,以谋求更大的官吧?我之所以推测魏王一定任用魏成,是因为魏成把他收入的十分之九用来广交圣贤豪杰,所以才发掘出卜子夏、田子方、段干木,推荐给魏王,魏王都尊他们为老师。而你所推荐的,魏王都用作部属,你怎能与魏成相比呢?”翟璜大为惭愧地说:“我真是个浅薄的人,说话很不得当,不该这么问你,愿终身做你的弟子。”

魏王魏斯问扁鹊:“你们家兄弟三人,都精于医术,到底哪一位最好呢?”扁鹊回答说:“长兄最好,中兄次之,我最差。”魏斯再问:“那么为什么你最出名呢?”扁鹊回答说:“我长兄治病,是治病于病情发作之前。由于一般人不知道他事先能铲除病因,所以他的名气无法传出去,只有我们家的人才知道。我中兄治病,是治病于病情初起之时。一般人以为他只能治轻微的小病,所以他的名气只及于本乡里。而我治病,是治病于病情严重之时。一般人都看到我在经脉上穿针管来放血、在皮肤上敷药等大手术,所以以为我的医术最高明,名气因此响遍全国。”

前404年

越国灭掉缯国。

宋王子德去世,在位65年,其子子购由继位。

宋王子德曾经出外逃亡,到达了邻国,感慨说:“我知道亡国的原因了。我朝做官的上千人,干政事的时候,没有一个不说:‘我们的国王是圣人。’身边服务员和保镖数百人,披着衣服站立,没有一个不说:‘我们国王长得帅。’朝内朝外都听不到说我的过错,因此到了这个地步。”在他看来之所以失国,是因为说谄媚话的人太多。所以要虚心听取别人的批评和建议,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被阿谀奉承者蒙蔽,要及时发现和改正自己的缺点和错误。

魏王魏斯任命李克为内阁大臣,主持改革。李克推行重农与法治的政策。一是鼓励农民多种粮食,国家在丰年以平价购买余粮,荒年以平价售出,以稳定粮价。二是废除贵族特权的世袭制度,奖励有功于国家的人。魏王魏斯礼贤下士,任用能人,首先实行富国强军政策,开拓大片疆土,使魏国一跃成为雄霸天下的超级强国。

附注:

陕西省:

秦国(宝鸡市凤翔县,嬴姓)

山西省:

魏国(运城市夏县)

山东省:

齐国(淄博市临淄区,姜姓)

鲁国(济宁市曲阜市,姬姓)

杞国(潍坊市坊子区,姒姓)

莒国(日照市莒县,已姓)

郯国(临沂市郯城县,己姓)

缯国(临沂市苍山县,姒姓)

滕国(枣庄市滕州市,姬姓)

河北省:

中山国(石家庄平山县)

河南省:

宋国(商丘市睢阳区,子姓)

江苏省

越国(连云港市海州区,姒姓)

安徽省:

蔡国(淮南市凤台县,姬姓)

湖北省:

楚国(襄阳市宜城市,熊姓)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丁小川说中国历史》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