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的诗句(三人行:在风花雪月的诗句里成长)

风花雪月的诗句
1990年那个闷热的夏天,他们未来的父亲分别从合肥、哈尔滨、成都的大学毕业,被一双无形的手一道推到池州造纸厂的车间里,从此,成为精神上互相支撑的挚友。多少年后,他们又分别奔赴西安、哈尔滨、成都去上大学。今年,他们之中最后一个也将本科毕业。为了这份难忘的记忆,特为他们编辑一组成长的影像,不谈学习,只记快乐,作为新年的礼物,也作为送给他们即将走上社会的“伴手礼”:回望来时路,珍惜每一天。这么多年来,父母倾心的关爱是他们成长动力的不竭源泉,而槐下一直是他们成长过程的记录员。

                

最早的合影,只能找到这一张了。这是2000年春节在一次家庭聚会之前,三个年轻的母亲带着他们来到百荷公园姚依林铜像前合影留念。母亲们写在脸上的快乐令孩子们颇为不解,他们惶惑的眼神定格为对这个世界的好奇。

2000年五一节前,快到一岁半的小纪不久前才学会走路,比他仅仅小一个月的何小宝也追了上来。五一节那天,在池州师专的大操场上,两个刚刚站稳的孩子似乎都还有些重心不稳的感觉,疑惧、惊喜、期待的表情生动而真切。

2003年初春,三家一道来到城外的齐山,带他们爬山。这个时候,他们都还没有上小学,所以岩石都能成了他们最好的玩伴。

他们的幼儿时期,虽然三家父母们经常为他们创造在一起玩耍的机会,他们在相互游戏中成长,但是因条件所限,并没有留下多少生动鲜活的影像。这其实是一个很大的遗憾。

2007年春天的一个周末,应老何之邀,三家在百荷步行街东头的“金池州酒楼”聚餐,孩子们欣喜若狂,他们在酒店包间里模仿歌星们尽情地表演。父母是他们的观众,快乐是他们唯一追求的目标。

2008年春天的一个周末,梅花还没有谢去,杨柳已经发青,两个男孩相会于百荷公园。乍暖还寒的天气,吃起冰淇淋,那一定是美极了。别看小纪比何小宝大一个月,何小宝已经比他长高一个头了,但是,吃起来,可是不分多少的。

又是一年春天,2009年清明节。三家相约带孩子们来到城外的万罗山风景区春游。青山绿水,油菜花香。他们忘记了作业的烦恼,融进了大自然,笑得那么甜,玩得那么欢。

2010年国庆节,我邀请老杨一家和朋友们到城外九华天池秋游,老何一家回老家东至县了,没能参加。跋山涉水之间,吃点东西才是他们最高的理想。

2011年春节期间,几个家庭聚餐后去K歌。小纪那时迷上了周杰伦的歌曲,他和刘洋哥哥大约正在唱《千里之外》吧。杨家豆豆姐姐和何小宝在歌厅里安静地坐着,还不太适应走到前台,虽然跃跃欲试,但还是强捺着自己那颗驿动的心。

春天,三家又结伴一起到平天湖莲花台和湿地公园春游。天气虽然阴沉,但他们玩兴不减。不过,当来到《池州赋》的刻石前,他们好像一下子安静下来,敬畏之情写在脸上。

五月的一天,我约大家聚会,他们先来到我家。在我的书房电脑前,不知道是什么动画片,竟然使他们都陷入了惊讶与沉思之中。

中学时代是他们最忙碌的时段,聚会相对少了,影像不多。一晃就到了高考,2016年6月,何小宝高考前几天,我约他们家出来吃饭,给他鼓劲。这时豆豆姐姐已经上大一年级了,此时她在哈尔滨的学校,没能参加。小纪参加高考还要等到第二年。从照片看,何小宝的笑容里有一种谦逊的神色,而小仪却显得有些懵懂。

那年暑假,何小宝考到西安上大学,老何请三家一起聚餐,庆贺一番。豆豆刚好放暑假,所以三人又聚在一起了。面对美味佳肴,已上大学的姐姐开心地笑着,而小纪却陷入沉思,不知道是否在为自己未来的命运而担忧。

2017年,小纪考到成都上大学。国庆节期间,三人相约,到西安相聚,预先订了民宿旅馆。姐姐乘飞机从哈尔滨、小纪乘火车(那时西成高铁还未开通)辗转来到西安。何小宝领着他们在千年古都饱游了一番。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2018年寒假,他们又聚在一起。从神态看,他们都变得深沉多了,面对美食,竟然能沉得住气,在安静地倾听家长们说话。

2019年寒假相会,他们在谈笑风生的时候,竟然也不忘记齐刷刷地站起来,敬妈妈们一杯酒。

2020年1月,疫情之前,姐姐从广州读研的高校归来相聚。从他们的表情看,青春气息扑面而来,甚至有一丝成熟的味道了。

上大学以后,每次寒暑假,他们三人都要单独出去唱歌、吃饭,再也不带我们参加,所以我也就不能为他们拍照了。不过,就在前天,他们出去聚会之后,相约去长江大堤散步,已经学习了摄影技术的小纪为他们自拍了一组照片,反过来发给我了。这张照片的构图与采光,都要胜过我此前所有的“随手拍”。他们再也不去追求热闹,而是貌似崇尚理性与思考了。

我想,等他们都毕业之后,我将会失去为他们跟踪拍照的机会。这虽然是我的一种失落,其实正是他们成长的必然结果。当然,要不了多久,他们都会带着一个“团队”回来的。到那时,我仍然乐意为他们的“团队”拍照,直到永远。
                 
附录:一组他们父母的照片
妈妈们年轻时(1997年在我的老家麻园,那时三个孩子一个也未来到)
(左起:杨夫人、何夫人、槐下夫人)
20年后再到麻园(2017年)

每次在聚会时,妈妈们总是静静地坐在一边,看着他们吃得舒心,玩得开心。

爸爸们年轻时(1997年在麻园)
(左起:老杨、老何、槐下)
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
以及冬天的落阳
忧郁的青春年少的我
曾经无知的这么想
风车在四季轮回的歌里
它天天的流转
风花雪月的诗句里
我在年年的成长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
改变了我们……

风花雪月的诗句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