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伟雄 | 走过2020

悠悠岁月在演绎它的更替,漫漫人生在诠释各自经历。2020年过去了,回首这一年,个人走在天慢慢变黑的路上,虽然夜已逼近,路也坎坷,伴随而行的有欢笑,有泪水。但总体来说,还是大道不孤。喜也好,忧也罢,那是流年的事。演绎成故事的,我会珍惜,变成事故的,让它过去!2020年是不平凡的一年,上至国家疫情爆发,我们都有过共克时艰经历。年初商店关门,学校停课,广场空旷,市场萧条,口罩断市。人与人隔河又隔海,相识变陌生,宅在家里是唯一选择。聚会成了奢侈。富人在规划着各种应对方案,囤积居奇。弱势群体为一日三餐而忧愁。压抑与恐惧一时占据了人们心里。再则,美国的横行霸道,也给世界安宁带来动荡。庚子之年确是多事之秋。幸好我们生存在人民至上大时代,得以逢凶化吉。所以我们不但要感恩党和国家,更要感恩那些当厄运来临时勇于负重前行的人们,是他(她)们的舍生忘死,换来我们的安宁日子。下至个人,也如托尔斯泰所说的:幸福家庭是相似的,不幸家庭各有各不幸。流年犯太岁的我,自家也留下一地鸡毛。日子总得要过,人脸总要顾及。多少时候都是强颜欢笑,用笑脸迎接悲催厄运,以勇气抵挡不幸。可现实世界,人在逆境,风不倾情,雨不解意。好在年纪一把,经历赐我能量,总算扛了过来。面对这些,要说没事,那是阿Q精神的自我安慰。要说有事,那也是对不起一把老骨头历炼。2020年是我人生路段所遇的冬季风景。为让日子过得温暖,老来学步,用文字皈依心灵,庆幸滨海作协把我心收留,得以春暖花开。在这里遇上慧谋老师,时间给我学习机会,虽然年纪我比他大,可在他身上我学会了做人与习作。感恩!同时也遇上一批给我正能量的文友,让我在文学道路上收获很多很多,像阿哥对文学的执着追求令我深受启发。感动!我不是作家,充其量只算一名文学爱好者。文字得与读者见面,都饱含着滨海作协各位老师的温情,各纸报传媒编辑的辛劳与厚爱,感激!我也致敬读者,是他(她)们关注给我支持和鼓励,他(她)们用书写留言与点赞手指给我内心注入温暖。感慨!人至暮年,被青春抛弃,尘埃落定,在这扬手是春,落手是秋的时光中。自从改非退职,我也在寻找人生圈子,本着童年心态过好老年时光。心中立定高处不胜寒地方不必企求,不要自我作贱和为难别人。好在有缘有幸融入“安泰村茶庄”这一茶友群。这些带着光环上班,脱落帽子平安回家的老顽童,在舞台上,是我的导师,落幕后亦师亦友。每天一早,我们不用集合不用吹号,只要有空的都会聚在一起(疫情期间例外),一盏香茗打发时光,几张老嘴交谈人生。一个馒头吃出清淡,几颗花生嚼出儿时味道,一条蕃薯填充日子,丰盈富足。与这帮茶友相处,是我晚年遇上的一道好风景。在这个群体中用不着山盟海誓结盟,没有哥儿们的吆喝声,可每当有事时,总会遇上一双双温暖的手,听到暖心话。尽管这里没有春风得意的喧闹,可有有茶一起喝的开心,有蹭饭一起去的热闹,有风景一起看的快乐。在这里没有论资排辈,也无贵贱之分,更没有妄评社会与他人。在这种放下功名利禄,互助友爱,过着平淡生活的氛围中,他让我放下浮躁,收获内心清静舒适。在这里也体现了人间真情。多年的和谐相处不单单是为了取乐,而是表现出更多的是互相牵挂。像在疫情期间,虽然各自宅家,可互致问候从不间断,家长里短,千里姻缘电话一线牵。尤其是在我跌倒时,他们伸出温暖的手。2020年360多个日子终于从我手中落下,随着时光的流而远去了。我感谢伴我走过春夏秋冬的人们,感恩在我遇上寒流有过温暖的至爱亲朋!枫叶落了,梅花开了也将谢去。我将本着“花开花落花花不悔,缘去缘来缘如水”的心态走进2021年,迎接桃花再开。但愿新年不管是与我擦肩而过,还是并肩前行的人们,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相聚首,携手开辟心灵家园! 写在2021年元旦
(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作者简介

薛伟雄,茂名市作家协会会员,滨海新区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散见于各报刋与网络平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