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州文艺:百姓事

话说老汪湖

姜德明

我们朱集乡地名普查小组一行四人冒着炎炎烈日骑着电瓶车沿着渔——孟路,来到老汪湖南北大堤。登上大堤向西远眺,顿觉心旷神怡。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大豆,真是满目青翠、一片葱茏、令人心醉。大堤上白杨挺拔,偶有桃林相间。地面上的野花五颜六色,香气沁人。看到这里你是不是会产生到这里一览究竟的冲动而且欲罢不忍呢?

老汪湖是淮北地区第一大湖,也是宿州市的一大景观。她与奎河相通,奎河源于徐州市的云龙湖,水向南流于市区东南郊过津浦铁路,流经徐村、黄桥,经灌沟河口流入安徽境内。一路与灌沟河、阎河、孤山河等相汇,经柏山进洪闸与老汪湖相通。而老汪湖的积水又通过小李庄闸经拖尾河、濉河泄出。

老汪湖西、西南、西北三面环山,南有梁寨大坝,东有数十公里的南北大堤,由此围成了死水汪,故称之为“老汪湖。”她总面积约达十万亩,蓄水量为1.1亿立方米。

老汪湖的形成是很久很久以前,由于地壳变动把原来的平地变成了深渊,后经数万年的雨水冲於而成为现在这个样子。据考证,宋朝以来湖上航运发达,宿迁、下邳等地的货运、客船都经此地。外来游客也络绎不绝,清朝顺治年间一位太子来此地观光游玩,夜宿张山集东天门寺,后来巡检司张龙海立碑作记。至今这块碑已残缺,但下半截犹存。

老汪湖是淮北湖泊之最,面积大、景色美,三面环山、山水相依。涝时,蓄水盈湖,碧波荡漾,好不壮观;旱时,在这片广袤而又肥沃的土地上绿油油一片,再加之沟渠纵横、宛如棋盘,恰似一幅活生生的美丽画卷。

建国前,老汪湖里常年积水,芦苇冲天、水草丛生,鱼蟹繁多,是各种水鸟的栖息地。新中国成立后,党和人民发愤图强,对老汪湖进行综合治理,加固了大堤,开通了老河,濉河,兴建了柏山分水闸、小李庄泄洪闸。排净了湖里的明水,变死湖为活湖。做到有洪蓄洪,无洪为田。在我的记忆里老汪湖真正成为湖的时候,有一九六三年、六五年、九八年,这几年的夏天除了我们本地的天象漏了似得,每天大雨倾盆如注。再加之上游的洪水不堪重负开闸放了水,洪水无情地涌了进来,老汪湖的水势越来越大,随风涌起的大浪高达丈余,无情地拍打着堤岸,至使大堤险象环生。干部们有锣敲锣,无锣敲铜盆,召集劳动力抢险护堤。

随着土地流转的兴起,老汪湖的土地多数都被种田大户承包。户主们利用国家给的补助资金,完善了水利设施,并积极学习科学种田知识,认真挑选良种,达到了耕、种、收、运,全部机械化,从而大幅度提高了亩产量,大豆每亩单产达到230千克,小麦单产达到600千克以上。湖内河、塘里养满了鱼、虾、大闸蟹等。

目前,当地政府正在科学筹划,进行综合治理和开发,努力把老汪湖建成种植、养殖、生态旅游为一体的圣地。有诗赞云:

老汪湖畔景色美

粮食丰收鱼蟹肥。

综合治理传佳话,

生态旅游名不菲

作者简介

姜德明:男,灵璧县朱集乡湖光村,自幼读书,爱好写作,高中毕业,先后任大队团支部书记,公社团委委员,初中教师,小学教导主任,校长、党支部书记。灵璧乡贤。

酸甜苦辣育儿路

刘 丽

2000年的冬对我来说是终身难忘的冬,2000年1月11日,农历乙卯年腊月初五伴随着窗外大片雪花的飘落,我的儿子降生了。儿子落地时没有哭声,没有呼吸。听着产科医生忙乱的抢救声,拍打声,经历了“孩奔生,娘奔死”生死攸关的我都没掉一滴眼泪,可当知道儿子降生时没有呼吸时我哭了,孩子的奶奶也害怕的瘫坐在了地上,孩子的父亲也一时急哑了嗓子。“哇…哇….”儿子的哭声,儿子被抢救过来了。孩子哭了,我笑了,笑着的眼角还挂着泪珠。

一个新生命的到来让原本平淡无奇的家一下子变得忙乱起来,喂奶,换尿布,洗澡…….一家人围着一个娃团团转,却也都忙的不亦乐乎。 2000年生活在小镇上的我们还没有什么纸尿裤,其实即使有也是舍不得用的,用不起。尿布都是洗干净,开水烫过晾晒。那时没有空调,遇上阴天就放在火炉上烘烤,儿子出生时逢寒冬腊月,多雪雨,所以大多是烘烤,原本忙碌的“月子”也就又多了一项活。听说有纸尿片,也就买来几片用用,为此当时还闹了个笑话。孩子奶奶为了节省,把用过的纸尿片拿去清洗,打算晾晒干了再重复使用。一会过来告诉我怎么都洗不干净,哪知道这东西尿进去就出不来了,惹得大家哈哈大笑。后来每逢提起儿子小时候的趣事,这必是一条。好在俺奶水足,喂俩孩子都够,嘿嘿!这倒是省了奶粉钱。儿子十个月便学会了走路。一周岁抓周时,这小子愣是颠着个小脚,探着小脑袋从摆放的物品这头看到那头,又从那头看到这头,来回走了两趟,最后绕过了吃的和玩的一手抓支笔,一手抓个计算器。在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姑姑舅舅们的夸奖声欢笑声中,一年中所有的辛苦和不易此刻都化为了欢乐。

转眼到了学龄期了,俗话说“七岁,八岁狗都嫌”。儿子上学早,不到六周岁上的一年级,这个年龄正是最淘气的时候,猴一样的蹿上蹿下,家里的东西也从未安稳的待在那里,总是被他经常的“搬家”。七岁时因家庭变故,带着他到了外省的一个临边县城上学,读三年级。有一次晚上没人带他,就把他交给亲戚带,说好的时间我却因有事不能及时回来,“熊孩子”就把我衣柜里的衣服,床上的被子化妆品一股脑的都给撸到地上了,为此我生平第一次打了“熊孩子”。孩子因害怕躲了起来,家人,朋友一起去找,上演了一幕紧急寻孩,能找的地方都找了,延往老家的路线也开车一路找寻,这次是他出生后让我第二次恐慌,害怕,无助……最后在小区的花园找到了。这是我第一次打他,也是最后一次,后来就再也没打过。儿子和别的孩子不一样的地方多了,别的孩子在学唱儿歌时,他却在唱流行歌曲,什么《有没有人告诉你》《死了都要爱》等等,且听几遍就会唱。四岁时学校元旦联欢晚会被表姐抱去站在课桌上唱了六个班回来时小口袋里瓜子糖果塞的满满的到处炫耀。别的孩子在看动画片,他却像个小大人似的坐在电视机前看《百家讲坛》。二年级的时候不到七周岁的小屁孩居然学着写诗,虽然读不通倒也押韵。八岁学习象棋,也曾随象棋老师征战南北,获奖一二。虽然支持,但是觉得象棋也就是开发孩子智力和培养他能静下来的能力的一种方式,也没让他继续深学。

最难搞的还是孩子的青春期,我儿子也一样,青春期叛逆,你说东他必定往西,经常气的你一脑子浆糊,甚至偷偷流泪。可不一会儿她又会过来搂着你老妈这老姐那的,弄的你啼笑皆非。最担心的是高二那年,时不时的嘀咕几句什么从楼上跳下去就不用上学了,不用那么累了,他虽然只是随口说说,谁又知道他是不是随口说说呢?可我这做妈的心揪着疼啊。及时和他沟通,和老师沟通,请心理辅导师做心理疏通,将近一年的时间我寝室难安,终于度过了那漫长的青春叛逆期,迎来了最重要的高三。高三是收获的一年,十年寒窗,苦尽甘来;十年磨一剑,只待金榜题名时。那一年虽说很辛苦,可毕竟孩子转过弯了,还算省心。(一点经验:孩子上学早不好,特别是男孩子,心理发育比女孩子迟。)除了给他起早贪黑的照顾他饮食起居心的一些琐碎的事情,心不再那么累了。早餐也是换着花样来弄的,为了让孩子多睡会总是做好饭喊他起床,趁他洗漱时间晾到温度适宜入口。有时候时间来不及了,为了他能多吃一个饺子端着碗追到电梯间吃了再端回来。接着再把中餐准备好,他放学回来可以在微波炉或煤气灶上热热。儿子从小就算是省心的孩子,基本从未接送过,除了恶劣天气。幼儿园因学校就在家的旁边不远处,且不用过马路就让他自己跑,小学坐公交车,中学开始骑自行车,十一二岁左右就开始午饭自己照顾自己。就这样顺利的通过了高考,金榜题名考了个还算满意的学校,我很欣慰,接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我又流泪了,喜极而泣,幸福的泪水。

我对儿子的教育理念是必须先成人再成材,现在每次放假回来看到彬彬有礼的翩翩儿郎甚是欣喜。如果说情感生活的挫折让我似乎输了人生,但是有如此骄儿的我却赢了,有子如此夫复何求!

文末,喜闻儿子今年又代表贵州省参加全国“外研社杯”英语演讲大赛,预祝儿子取得好成绩。如儿所说:吾必将—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今岁当赢在首都,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加油!儿子,祝未来学有所成!人生路漫漫,望你扎实的走好每一步。

作者简介

刘丽:泗县人,普通医务工作者。爱好音乐,写作,茶文化。平凡的人,一杯茶,一本书,一架古筝,平凡一生。

因为一个人,温暖一座城

徐 芹

那个城市对我来说是陌生的,又是熟悉的。

说陌生,是因为双脚走在水泥地上,东南西北我根本分不清,也只是坐在车上,匆匆地看一眼路边的风景罢了,我只是匆匆过客。

说是熟悉,是因为在许多人的笔下,看过她的历史发展的片断,过去的,都留在许多人的文字中,沉淀着发酵着,散发出另一种风味。现实的风景,我也没有多少时间去细细地慢慢地欣赏。

某个街道甚至某一处的风景,在一些朋友的笔下,都是见到过的。比如这一棵棵满树结满温暖黄灯笼一样的树,我记得在谁的文字中读过,就是想不起这树的名字,只是感到莫名的亲切温暖。

当我的双脚踩在这一片你生活过的地方,想想地上的那些花草,有没有在你的笔下出现过。抬头看到那一棵棵叫不出名字的树上,一串串灯笼一样暗黄色果实时,流年里的那些暖,一一溢出记忆。我开始学习写文字时,就是读着你的文字作为范文,慢慢学习领悟。常写诗歌的人,写散文,总会感到字里行间的韵律,如同跳舞的节拍。我知道你那个年代的人,都是多才多艺的,对于舞蹈你也应该是精通的。就如我以前的老同事,说话之间,就把一招一式动作做出来了。 其中有一段时间,我的生活被一片厚厚的云罩着,我走不出来,也无力推开天上的那层云。心里看不到阳光的日子,甚至感到了一丝绝望。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相信你,向你倾诉。每个人内心的悲苦积压到一定程度,都需要一个流淌的出口。

其实对于你我也是陌生的,因为你的文字,我才觉得你是熟悉的,是值得信任的师者,

把心开成一朵花是我当时给自己的一束心灵之光。别人可以罩住你的太阳,但是生活中还有另外的光源,有月光有灯光有烛光,还有夏夜里的萤火虫,也会飞进自己的生活。

后来,你也托灵璧的朋友帮我,让我走出自己。其实对于我来说,生活中的许多苦难就如贫血一样,只有靠自己造血才能彻底好起来,而不是全部依靠输血。也不是一场两场的旅行或是谈心,就可以让自己走出去。任何事都需要过程,就像我用了整整5年的时间调整,才让自己的身体慢慢从贫血的状态恢复。

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感到你话语里的那一丝丝的温暖和光亮。

后来又在我非常崇拜的一个美女作家的博客里,看到了你的留言和鼓励。我才知道对于灵璧这块你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你是有多么的热爱。对于每一个喜欢文字的人,你都以师者的身份给他们鼓励,给他们力量和勇气,走过生活中的困难和挫折。

当我行走在街道上,看到行驶的车辆上有两个熟悉的字时,又陷入另一场回忆中。

那人也是我的老师,在我刚刚开始学习写文字时,就给了我许多真切的帮助,我的文字都是流水帐式的日记或记录或回忆。有时候感情和意识就在脑海中旋转着,却不能完整地表达出来。

有时候喜欢堆砌华丽的词句,有时候又喜欢朴实的叙述,总不得法,因为生活和回忆都是七彩的。

在你的眼里,我就像一个学步的孩童,任性任情。空时静下心来,细细对比,看你修改过的文字,然后仔细领会,哪些是多余的,随心所欲旁逸斜出的枝梢,画蛇添足的枯枝败叶。每一次的领悟之后都笑自己。感觉那时我真的努力勤奋好学,只是为了不辜负你的希望。

几年前曾经与娄庄的某位老人说过你,他还依然记得你的好。

是谁说过,因为一个人,温暖一城城。

一个城市再美,如果是陌生的,就仅仅是风景。如果碰巧在读过某些书里,或是某位名人的文字中,或是他们生活过的地方,那就是厚重的文化历史。

如果那个地方生活着一位长者,关心过你,鼓励过你,帮助过你,或师或友,都是灵魂高远之人,那么这一座城市在你的眼里和心里都是温暖。

就像那树上一串串金黄色的灯笼,在深秋的风里,反射着金色的阳光,照进流年里,温暖生命。

作者简介

徐芹:灵璧人,机关工作,草根文字爱好者,文字散见于皖北晨刊,新安晚报,扬子晚报等。

重建关帝庙碑记

闫运波

浩浩兮河洛,悠悠其华夏。河出图,洛出书,灵光普照,辉耀千秋。河之阴,水之阳,有一城,系十三朝古都,名洛阳,世皆谓人杰而地灵。

其西百余里乃古韩之都韩城,溯韩城河西行,河畔一村,因南有四土堆向村而集,争相朝奉,曰四土地。南坡起伏,绿草鲜美,牛羊遍野;北岭连绵,土地平旷,沃野粮仓;一曲银带,九曲回环,汩汩东逝。山,碧也;泉,清也;林,幽也;民风淳朴,崇德尚礼,勤俭传家,其乐融融。

盖闻关帝圣庙始建于此,其时不祥。穷乡僻壤,左右邻里素目不识丁,但趋利避害乃天性,期风调雨顺,盼平安四季,愿妻贤子孝,知足常乐。众乡邻耕种田园常祈关帝庇佑五谷丰登,闲暇之余总感念其恩德,初一十五焚香膜拜,过年过节则聚众起会,搭台唱戏,延续数十年遂成方圆内盛事。迄今星霜岁历,世事沧桑。虽经咸丰年间重建,以彰正气,然几经兵燹,血火荡涤,风雨剥蚀,昔殿宇楼阁,气象非凡之关帝圣庙不复存焉。村中主事者仰观俯察间,流连慨叹之久也。

忆关帝与翼德随皇叔周旋,义结桃园,不避艰险,寝则同床,恩若兄弟。后伴皇叔高举义旗,匡扶汉室,武勇神韵,万世人杰,彪炳日月,华夏之魂,神中之神。重诺守信,屯土山约三事;勇冠全军,斩颜良诛文丑;千里护嫂,走单骑十二载;挂印封金,过五关斩六将; 古城相会,鉴忠心刀劈蔡阳;感念旧恩,华容道义释曹操;刮骨疗毒,单刀赴会,水淹七军,威震华夏。心贯日月,气满乾坤,忠义相伴,戎马毕生。美髯公绝伦逸群,冠西蜀五虎上将,有侯而王,旋而进帝,尊为武圣,与孔圣齐名。是也,云水苍苍,江水泱泱,圣君之风,山高水长.四方桑梓素慕之,望生斯邦者,闻其风,汲其流,得其一绪则足以卓然自树立。随纷纷解囊,慷慨资助,圣君之居所复然也.

民族之魂,冬下常青;百世芬芳,千秋永恒.

作者简介

闫运波:河南洛阳人,县作家协会会员,小学教师。闲暇之余,读书、锻炼、旅游,让生活不只囿于眼前的苟且,还有诗意与远方。相信无限风光在险峰,喜欢余秋雨的“生命的质量需要锻铸,而阅读是锻铸的重要一环。”在网络平台发表作品《哀哀父母,生我劬劳》《那种痛,彻心扉》《父亲》《我们姐弟仨》《我的饮酒小传》《和女儿谈》《回家真好》《“巨婴”何时休》等。

摄影展:

薛培银

作者简介

薛培银:女,现居宿州,自由职业,擅长 : 摄影、茶艺、插花。爱好:读书。

翰墨苑:

刘 勇

作者简介

刘勇: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中国扇子艺术学会会员,安徽省美协会员,蚌埠市青年美协副主席,蚌埠市美协理事,民进省开明画院理事,民进蚌埠开明画院副院长兼秘书长

欢迎在下方 留言评论!

喜欢宿州文艺,别忘了随手点赞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