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玉超│日本的怪圈

涂鸦之作,权当酒后之言耳。

·请点击右上角蓝色字体“超哥的随笔”加以关注。

·请点击文章右上角,选取“查看公众号”加关注,或请搜索“超哥的随笔”(或“cgdsb_zyc”)加关注。

(上图为日本战败投降图)

日本的怪圈

郑玉超

大家都知道,日本,它历来与中国、美国和日本三者之间的关系一样,一直都像个怪圈。怪圈现象的制造者,不用猜想,始作俑者,美国,它也是大赢家。倘若没有美国故意制造争端,小小岛国战败之后,恐怕不会那么快就死灰复燃,“欣欣向荣”了。

众所周知,公元1945年9月2日,盟军最高长官麦克阿瑟主持日本投降仪式,地点在一条“船”上——美国军舰密苏里号,那一刻,它正停泊在日本东京湾。二十天后,美国政府发表了《对投降后初期的日本政策》,文件里规定“日本天皇和政府的权限从属于拥有全部权力的最高司令官。”最高司令官没有别人,只有美国的麦克阿瑟。

显然,这是一个怪圈,明明小日本最终向中、美、苏认输服降,可最终受益者只有美国;其二,日本作为战争的挑起国,给中国人民造成了无可挽回的巨大伤害,杀人无数,凭什么战败后的日本仅仅听从于美国,而没有中国参与,这难道不是一个萦绕于国人心中的怪圈吗?

这且不去论述。其时,麦克阿瑟公开表示,“日本已经降到四等国家的地位,惩罚是对其战争罪孽的报应。”那当口,麦克阿瑟将军拥有绝对权力,联合国赋予他的,其实,也是美国赋予的。

读过历史的人们,用不着一点怀疑,那时的日本已经像一摊烂泥巴,任你怎么捏,也不会成为一团硬泥。日本,它的国家组织已经被美国的军事机器所征服,其一直捧在手中的所谓的民族精神,也在对侵略战争犯罪的道义声讨中萎靡虚脱。

美国,从一开始,就打着另外一个算盘,对于日本,它不是惩罚,而是为了日后的利用和操纵,这已经为其后的历史所证明——包括现在和将来。笔者认为,我国善良的人们一直为那段历史所欺骗,甚至有的至今还在津津乐道——不可否认,当时针对日本的受降仪式(仅此而已,别的没有多大实际意义),可能起到了一定的鼓舞和激励作用——沉醉于那段历史中,不想从迷雾中走出。

众所周知,麦克阿瑟当时的说法并没有持续长久,日本还在发展军事——它们称之为“自卫队”,还在积极参与国际事务(实际上是参与操纵),还在对其他的国家说三道四(实际上本没有资格,但美国给予了它),还在投身各种军事演习。麦克阿瑟先生说的“四等国家”的日本,居然摇身一变,由警犬化为警察,这个怪圈实在让全球人惊诧。

熟读日本发展史,你就可以看出,日本作为一个小小的岛国,它的梦想和未来绝不是你所想象的,它的野心我们应该有提前的预防,凡事得有提前量,有预测和警醒。和朋友们在一起闲谈时,我会偶尔说说——我只是一个布衣百姓,街谈巷议的一个小角色——日本将来必是我国最大的敌人,这一点,我赞同有的军事专家的意见。不应该忘记,小小日本,能够飞越半个地球,去攻击美国,偷袭珍珠港,不惜任何代价(那可是全日本的精英部队),它不需要任何理由,去打击当时一个实力雄厚的国家,这岂是当时人们——国人还有美国人——所能想到的?

这,在当时也是一个怪圈。只是,亲爱的人们,你可曾想到,在将来或者未来的某一天,这种怪圈会不会再次发生在我们的头上,日本的铁蹄再一次踏在我们伟大的国土上?我看,很可能。这,绝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杞人忧天。

在日本战败之后,美国总统杜鲁门说,“日本军阀所犯的罪恶决不会无所抵偿而被忘记。”也许,当时的总统先生言由心生,但时过经年,早已物是人非了。美国现在想到的,就是如何操纵日本来抵制中国,阻碍我国的进一步发展和进步。

这是不是事实呢?

没有任何人会对此持怀疑态度。

美国在日本驻军,和日本搞联合军事演习,频频进入东海领域;日本在其主子美国的操纵下,对我国钓鱼岛屡屡发难,甚至不断大放厥词。美日——美日联盟——是不是全球范围内的一种新军阀,只是我一管之见,但我想,这不是美韩关系所能等同的。

这些,一个一个怪圈,正在被有意无意地无限放大,扩散,我想,不应该是好事。

这些怪圈,美日怪圈尤其是日本自身导致的怪圈,是不是该让我们国人从现在开始警醒起来,而不是等待将来在某一天炮火中惊醒,这值得推敲和打量。

往期回顾:

郑玉超│你的善良给了我温暖

郑玉超│小蜘蛛和捕蝇草

郑玉超│暗 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