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氏文苑 | 李宏文:唤醒山村春天的鸟鸣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唤醒山村春天的鸟鸣

文/李宏文

美文荐读:

在广袤的山乡大地,春花烂漫,春阳微暖,而一声鸟鸣却把春天的激情点燃。

在作者的笔下,麻雀叽喳成群,喜鹊呢喃细吟,画眉枝头引吭,百灵林间歌唱, 小燕子唧哝喜人,春姑姑婉传清音,布谷鸟雄浑深沉,啄木鸟声声入心, 山间林里成了鸟儿欢乐的天堂,也拉开了春天交响曲的序幕。

作者文采飞扬,知识广博,文中既有精卫填海的神话传说,亦有鸟鸣诗句的精心引用。诗人赞美春天,总是难离鸟鸣,通过一系列优美诗句的还原,原来鸟鸣就是那最美的春之声。

“鸟是天空和大地的精灵,鸟鸣是树的花朵。没有鸟鸣的天空是空洞的,没有鸟鸣的大地是荒芜的,听不见一丝鸟鸣的人是孤独、黯淡的。“身在城市的我们每一个人,回不到农村,听不到鸟鸣,那我们就顺着李宏文老师的美文,在我们的心灵家园里,一起聆听鸟儿的天籁之音,一起去追寻故乡春天的声音。(卢辉)

周末清晨,城市的街头还有几分宁静,我沿着法桐树下的林荫道快步向碧沙岗公园走着,想趁着此刻公园还没有热闹起来,静静地晨跑一阵儿。从家到公园不到一公里,可是今年春节过后,整日忙于工作和生活琐事,感觉有很长时间没有走这条路了。“叽叽、啾啾,叽叽叽、啾啾啾……”一串清脆脆的鸟鸣从树上传来,几只不知名的小鸟在枝头欢快地跳跃,它们窜高窜低,“呼”的一下又飞到电线杆上,斜着头,往两旁看看,便昂起头一声接一声不停地卖弄着清脆的喉咙。瞬间,我被这稚嫩的充满生命色彩的鸟鸣声深深的打动了,因为好久没有这么真切的聆听鸟的鸣叫了。一时之间思绪飞扬无边无际,仿佛又回到了无忧无虑的童年,回到了那绿树环绕、鸟语花香的的小山村。

童年在老家度过,老家在豫西的一个小山村,我从小喜欢听鸟的叫声。每当春天来临,山村就开始“以鸟鸣春”了。各种鸟的叫声在树林和房舍中此起彼伏,山村变成鸟儿们的天堂。老家的农家小院里,随着春风,隔着雾霭,就可以感觉到鸟鸣声在空中微微摇动,房前碾子旁边的大榆树捧着满枝麻雀,屋后大核桃树上喜鹊窝里喜鹊呢喃,屋顶瓦脊上、墙头地面上到处是鸟们跳跃啁啾的身影,我常常被远远近近的鸟叫声所陶醉。一切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和谐,将春天搅的诗意盎然。

那时上小学要走四十多分钟的山路,天刚蒙蒙亮就得起床。那时常见到院子里的那棵苹果树上有成双结对的鸟儿,在淡青的晨光里,枝头上灵动着它们隐约的身影。忽而相帮着梳理羽毛,忽而点头翘尾地在枝间嬉戏跳跃,忽而抛出一串跌宕起伏的慷慨高歌,忽而逸出几丝唧唧哝哝地呢喃细吟。我曾多次听爷爷讲各种鸟儿的故事,那是怎样的一种刻骨铭心。因此,每当看到它们栖息枝头,我总不忍心惊扰它们,希望为它们送上温馨的祝福。也正是这些可爱的小精灵,把一支山村的晨曲演译得温柔缠绵,婉转多情。

当太阳从老家东面的山顶上露出了笑脸,走到屋后高处抬头眺望,时常可以看见院子对面山坡上山鸡、喜鹊掠过树林的身影,可以听到画眉、百灵在路边草丛里歌唱。老家有时也有燕子,但最多的却是麻雀。勤劳的燕子,每年都会用它秀美的嘴啄热冷寂而落寞的河滩,把春风挂在岸边柳梢。有自呼其名的“春姑姑”,有被人称为“钎梆梆”的啄木鸟,还有饺子大小的无名小雀,成群地低低地飞着叫着,数不胜数,飘如风卷落叶,消失在山野中。这些体形纤小,叫声短促的麻雀,登不了大雅之堂,却总会叽叽喳喳地成群结队飞来飞去,用自己单一的音调不停息地歌唱,给宁静的山村增添了几分动感。

每当夜晚,我喜欢倾听远处山林里布谷鸟的叫声。每当春夏之交,布谷鸟的叫声总会在树林的深处响起,那低沉而又浑厚的声音,透出一股凄凉又有些哀伤。小时候不但学布谷鸟叫,还能和它对话:咕咕,咕咕,你吃什么?咕咕,咕咕,我喝糊涂。咕咕,咕咕,你要什么?咕咕,咕咕,我没媳妇。咕咕,咕咕,还吃什么?咕咕,咕咕,最想吃肉。长大读书方知,杜鹃花开子规叫,因鸣音“布谷布谷”,因叫布谷鸟,传说是炎帝少女——女娃化成,叫“精卫”。《山海经》中称她是春神句芒的使者,致人“布谷布谷,祝福祝福!”这样一只富有传奇色彩的鸟儿实在与普通的鸟儿不一样,它在中国历史上就有着“精卫填海”的神话,而“精卫填海”的故事与布谷鸟提醒耕种的精神是一样的,都反映布谷鸟呕心沥血地付出了自己一生的价值。南宋词人朱希真的“杜鹃叫得春归去,吻边啼血苟犹存。”赞美布谷鸟为催人“布谷”而啼得口干舌苦,唇裂血出,认真负责的精神。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生活在繁华城市,每天重复着同样的工作,行色匆匆,外界嘈杂囔囔,心里浮躁阵阵,大脑里多少年一片挥之不去的梦想,一直悬浮在我的精神世界里,陪着我在自由的时光里招摇和徜徉。

山林中的鸟儿很多,鸟儿是山村的精灵,它们的鸣声是一种对于生命的真诚呼唤与应答,是一种发自心灵的喧泄与交流,是一种源自灵魂深处的真爱与期望……诗人赞美春天,总是难离鸟鸣。王维的“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以动写静,借鸟鸣声写尽了春山之空灵静寂;孟浩然的“二月湖水清,家家春鸟鸣”,春意之盎然和生命力之旺盛,尽从“春鸟鸣”流泄而出;辛弃疾的“细听春山杜宇啼,一声声是送行诗”,春愁之缠绵难遣,便从杜宇“不如归去”的哀鸣中,声声酿成诗,催人泪洒春山,柔肠寸断。而韩愈《送孟东野序》中“以鸟鸣春,以雷鸣,以虫鸣秋,以风鸣冬”,更是把鸟鸣与春天划了一个等号。

我十八岁参军离开山村,转业后又进入了城市。这些年,我一直不知道是应该把自己归入城市一族还是乡村一族。我既渴望乡村的自然,也期盼城市的繁华。我的情感最终还是走不出山村,所以,记忆里也总抹不掉山村的鸟叫。鸟是天空和大地的精灵,鸟鸣是树的花朵。没有鸟鸣的天空是空洞的,没有鸟鸣的大地是荒芜的,听不见一丝鸟鸣的人是孤独、黯淡的。然而,滚滚红尘、嚣嚣城市,越来越高的楼宇却把鸟鸣挡得越来越远。当我的心被那种巨大的落差撞击得难忍的时候,当我的情感被那种无语的寂寞充斥的时候,我便会独坐窗前,静静回忆那些有着鸟鸣相伴的童年往事,那鸟儿鸣声,似山花一样自然绚烂,微风一样轻盈和煦,清泉一样淙淙随意。那是大自然的天籁之音,能使你的心变得淡泊澄澈。

作者

简介

李宏文,卢氏县汤河乡人,在军队工作20年,现就职于郑州市城乡规划局。在军队时,长期在军队基层和师、团机关工作,热爱写作、爱好摄影,在军队内部刊物发表文章近百篇。转业地方工作后,在政府机关工作,直觉敏锐,洞察力强,在郑州日报、机关党建刊物上时有刊出。

往 ? 期 ? 精 ? 选

●李宏文:怀念山村的那弯月亮

●李宏文:走进老家

●李宏文:老家过年

●卢氏文苑情缘专刊 | 李宏文:我与《卢氏文苑》结下不解之缘(外一篇)

●李宏文:怀念家乡的雪

●李宏文:一根烟袋传家风

●忘不了家乡的味道 | 李宏文

●深秋里的一杯皇菊 | 李宏文

●怀念山里宁静的夜晚 | 李宏文

●又见老家柿子红 | 李宏文

●秋雨后的山乡 | 李宏文

●尘封的石磨|李宏文

●相约卢氏忆芳华 | 李宏文

本期校审:卢辉

本期编辑:蔡春苗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广告招商详询

微信号:cxn294010980

微信号:lsm1685786966

欣赏更多美文美诵,欢迎关注公众号“卢氏文苑”!

新鲜槲叶已经下山

龙首槲包开始预订

咨询电话:1393985161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