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天裂 | ?戏说“大哥大”

八十年代末,随改革开放,经济得到大发展,通信技术也突飞猛进。一款叫“大哥大”的手提电话脱颖而出,并迅速成为一种时髦。

腰别BP机,手拿“大哥大”,一时成为成功人士的标配!

其时,我未踏足广州,还在苦苦维持着奄奄一息的香精生意。别说“大哥大”是多么的神奇与奢侈,就连老友相逢留个号码,诸如95955——XⅩXX或者127——XXXⅩ。其实,当时我并不懂得这类数字的意义以及如何操作。

九十年代初,酒业萧条一如既往,香精生意一落千丈。我毅然停止省外的一切业务,欲转行羡慕已久的建筑业,说白了,想来省城做“工头”啊。

九四年春节后,只身来到广州的我,在冼村蹭朋友的长租屋住下。为“武装”自己,随即配了个BP机,才晓得朋友之前给我留的是寻呼号码。此时广州的街头,一片繁荣。成名的包工头纷纷夹上了手提包,最重要的是,手上已拿着个随时随地可以通话的“大哥大”。此时,它的体形已是首代机的“瘦身版”,价格也有所“减肥”。但依然是高端人士才用得起的奢侈品。在建筑行的圈子里,带上它,起码是有在建工地的标志。

谈生意聊工程,一般在酒楼的饭局中进行,已被“大哥大”武装起来的精英,往往都将那“架撑”往饭桌上一放,宛如给自己添了张致胜王牌似的,谈吐自如,信心爆棚。即使性格内敛的,虽是把它放入手提包里,但无论如何也要将天线露出来,以此多获一份尊重,或引来无数羡慕的目光!

九四年七月,酝酿已久的昌岗东立交桩基工程已有眉目,为更好地“武装”自己,扮成资深“老包”,我居然不惜血本,咬咬牙也置了个“大哥大”,以装门面。大抵是传说中的“打面充胖”吧!

日子不紧不慢地走着,白天去市政公司跟踪消息,晚上,出入“华泰”吃饭直落。一切都是为了工程顺利,项目早日开工!

然而,某天夜里,我一身疲惫回到冼村的“别墅”,蓦然发现傍身的“大哥大”不见了。顿时心急火燎,血管膨胀,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加速流动。虽然,我的潜意识告诉自己,“大哥大”是遗失在的士上了,但随着心跳的不断加速,头脑一片混沌,心有不甘,一个半副身家的“揾食架撑”,怎么说没就没了?于是,我不由自主地开始翻箱倒柜,搜寻一切或有可能的旮旯,痴心妄想着奇迹的出现。结果,整个房间都被折腾遍了,自然是没见“大哥大”的踪影!但是,却意外地找到了它的保险单。当晚,我一夜未眠,反复斟酌着保单的文字,估摸着赔与不赔的可能。

次日,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刚上班就来到电信窗口询问:“靓女啊,‘大哥大’弄丢了,有保险,能赔吗?”“可以,要把电池及充电器交回。”见答得干脆,我生怕听觉有误,又重复了一遍:“可以吗?”“可以,最好到派出所写张证明。”没错,果真有得赔。随即,我又嗔怪自己哆嗦,否则,不会惹来要出证明的麻烦。

闷骚中,我已来到派出所报警窗口。“阿Sⅰr,昨晚“大哥大”丢了,帮我写张证明好吗?”我迫不及待地问,警察说:“在哪丢的?”“建设二马路啊,是您的辖区吧?”随后,不假思索的阿Sⅰr,妙笔一挥而就,加盖公章,一张手写《证明》交了出来。可内容竟然是:该人来报案,自称丢了手提电话一部!特此证明。看着如此奇葩的证明文字,简直令人忍俊不禁。还有更加爽快的是,居然如此文字,也顺遂无虞地索赔成功。

回首往事,百感丛生。曾经叱咤风云的“大哥大”已完成使命,退出历史的舞台。今天,人手一部的智能手机,越来越与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正是: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