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氏文苑 | 沈春亭:求学记(一)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

求学记

文/沈春亭
求学记之开学之初
1972年初秋的一天,没有一丝风,几疙瘩云懒洋洋地趴在山顶,一动也不动 。骄阳斜挂在天空,正在不遗余力地施展其威力,弄得大地像蒸笼,酷热难耐的天气逼得稍有空闲的人们纷纷移身于树荫下,连狗也伸着舌头,躲在屋檐下不间歇地喘着大气。
在滚滚热浪中,一群又一群学生,挑着行李,身挎馍袋,手里提着木酸菜桶,走进了枊岔公社高中院内。校园很开阔,一边是操场,一边是灰蒙蒙的土坯房校舍,最后面是教师食堂与住室。教师住室前面是一小广场,广场上长着几棵粗壮的垂柳,此时的柳树已没有春色中的翠嫩,也没有夏季的妩媚,更像一位即将落伍的怨妇,急于拨弄风情,可惜没有风,枝条僵硬地垂着,显得格外刻板。
学生群里那位身材瘦弱,长着一双鹭鸶腿的就是我。仗着这双鹭鸶腿,我在宿舍占领了一方绝佳的位置,和好朋友罗志文睡在一页苇席上。馍袋子和木酸菜桶挂在土坯墙的木橛子上,就去交粮食换饭票。换饭票的学生多得成了一窝蜂,收粮食的毛老师却不慌不忙,他戴着老花镜,从学生的粮食布袋里,掏出一把看看,撮几粒放入口中咬咬,完了才上秤,称罢,算盘打得噼里啪啦一阵响,才慢条斯理的开票。学生拿着票到李老师处领饭票,李老师长着一颗大脑袋,很年轻,比我们大两三岁的样子。他接了条子,用纸夹子夹好,在账本上写了什么,再从一小匣子里取出饭票,蘸着口水翻来覆去数了好几遍,才给了学生。等我和罗志文领了饭票挤出来,太阳已过了山顶。看见前面有几位学生,往操场边的学生伙房走去,也跟着去看看晚餐吃的什么饭。进了学生伙的偏门,只见两位学生伙的师傅,赤着上身子正在案板上用力的擀面,汗水顺着他们黝黑的脊背往下淌。一个学生掀开锅盖,大家一看,锅里煮了半锅没有去皮的土豆。几个学生说:“呀,土豆咋不去皮呢 ?”烧火的师傅一听就不耐烦了,拿个烧火棍就过来打,学生就往出跑。师傅站在门口骂道:“狗日的,不好好念书,光知道吃,吃不急了,饿死鬼托生的 ?吃吃去投胎啊。”飞快奔跑的学生,差一点碰到一位白头发老师的怀里。老师很生气地问 :“跑啥呢?土匪撵你啦?”学生们说,“周扒皮打人了,周扒皮打人啦!”一溜烟地散了。我才知道,那位秃了顶,腮帮子上长着黄胡须,爱打学生的师傅姓周。
晚饭时,碗里没有去皮的土豆大家也没有觉得难吃,反而觉得碗里的土豆太少了,只有女生们在装模作样地咂皮。
洗碗是学校背后的水磨渠,渠水从高处一木槽内快速地流下,冲出了一个大水坑。坑里隐居了几只老蛤蟆,那就是学生洗碗的地方。
到了就寝时,学生肚子里早就没食了。一个学生从馍袋子里拿出一块馍,就着酸菜稀里咣当吃了起来,当下把大家肚子里的饿虫全唤醒了,个个爬起来吃馍,人人像饿死鬼转世的样子,吃的真是香啊,吃完了又喝冷水。现在想起来还真奇怪,那时的胃怎么那么好?几乎到了无坚不摧的地步,冷馍冷水猛往肚子里灌,没有一个人肚子疼的,只是在肠道里生了好多屁。
就寝铃打了很久了,学生们仍没有睡意,说话声,咳嗽声,放屁声此起彼伏,还有人故意打喷嚏,乱成了一窝蜂。值日老师来了,是一位女老师,而且是一位很妩媚的年轻女老师。她一来让大家怦然心动,只见她穿着很合身的淡青色碎花短袖,扎在黄的确良的军裤里,很好看也很有时代感。她站在门口,竭力用威严的声调指责学生:“怎么还不睡啊?睡个觉这么难畅,让你们睡觉是给我睡啊!”学生们见是位没有震摄力的年轻女老师,没有一丝惧怕。而且老师的最后一句话用在青春期萌动的男生身上很不合时宜,当下一些别有用心的学生,忍不住笑了起来,一笑大家跟着笑。还有不怀好意的学生低声学着老师的口吻:“是给我睡啊!”气得老师落荒而逃。不一会儿又来了一位男老师,估计是那位女老师搬来的救兵。男老师的马列主义水平很高,他进了门就说:“列宁同志教导我们,不会休息就不会工作。怎么你们连列宁的话也不听吗?要是再不睡,我去告诉老主任,让老主任来管你们。”一听老主任要来了,学生们赶快钻进被筒里,假装睡着了。
过了一会,又进来一位学生,他个子不高,掮根扁担。到了宿舍,他放下扁担,看看只剩下门口还有一席之地,就仰着身子往席上一躺说:“美、美、美,这地方真美。”然后放了一个响屁,像撕布一样的声音。接着他就打起了鼾声。这位学生叫白丰收,他是担着柴禾来上学的。因睡在门口,被班主任定为寝室长。
渐渐地夜深了,大家话说完了,屁放尽了,被窝里的跳蚤喂饱了,就有了睡意,慢慢地瞌睡了。这时,我却难以入眠,隔着窗子,望见一轮明月,还有空中闪烁的群星,想到,这是我向往已久的高中生涯,就是这样开始了吗?
才合上眼不久,起床铃就急促的响了,天还没大亮。学生们连忙钻出被窝,到水磨渠匆匆抹了一把脸,就到操场上排队上早操。由于学生来自不同学校,没有统一训练,步伐很乱,声音噗噗沓沓,体育老师的哨子吹的山响也不管用。这时,操场边的洋槐树下,踱出一个高个子,脸很黑,因为天还没亮,脸越发显得黑麻麻的。只见他背抄着手,走到操场中心,大喝一声,立定。学生们连忙立定。他环对着一圈学生喊道:“上的什么操啊?在初中没有上过操吗?跑步是下饺子的吗?来,我给你们做个样子!”说完他接连做了起步、跑步等动作。他的动作矫健有力,学生们见了暗中惊叹。一个知内情的学生说:“这是校长,是个人来疯,大家一鼓掌,他还要做正步走动作呢。”果然学生一鼓掌,他又即兴做了正步走的动作。学生掌声如雷呜。老头高兴地招招手,对教体育的贾老说:“就照我的动作训练。”这位老头是校长,因为他还兼着公社革委会副主任,所以人们称他老主任。自此,我的高中求学之路开始了,一个个有趣的故事也就发生了。
(未完待续)

end

带上ta去旅行01作者简介
沈春亭,男,1955年出生,卢氏县官坡镇兰草人,退休教师。半生多作壁上观,老来聊发少年狂,发发烧,舞文弄墨,因胸中文墨不足,又从未经过写作培训,所以难出精品。文虽拙,情且真。兴致一上来就按捺不住,只好任性罢了。

●卢氏文苑 | 沈春亭:决 心 书

●卢氏文苑 | 沈春亭:一段佳话

卢氏文友群主办

首席顾问车迎新文化顾问牛爱民 任耀榜李宏文张银成 周天鹤 董建中寇 洵(按姓氏笔画排序)
文苑编辑部文苑总编:知一和文苑主编:卢一辉执行主编:张淑清责任编辑:张一瑞 张欣燕一一一一:程向楠 邹一楠一一一一:李一璇 本期编辑:李 璇投稿信箱:一一一一一一一[email protected]
广告外联部微信联系:baixue7818微信联系:lsm1685786966
▊声明感谢关注《卢氏文苑》。网站与公众平台转载《卢氏文苑》所刊发的文章,须征得《卢氏文苑》授权,并请注明出处,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任何组织、平台和个人,不得侵犯本平台应有权益,否则,一经发现,本平台将授权常年法律顾问予以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法律援助单位:河南共同律师事务所
▊法律顾问:宋海峰律师

更多

详情

敬请

关注

请点击“写留言”,留下您的精彩评论!点击“在看”推介给更多的微信好友!投稿作者请提供简介及照片,切忌一稿多投!

来都来了,点个在看再走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